不让江山|第七百一十九章 万一呢

推荐阅读:我的贴身校花都市极品医神武神天下魂帝武神邪影本纪赘婿当道我的微信连三界游戏之狩魔猎人一品容华奶爸的文艺人生
  曹登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明显变了变。



  他伸手抓住长孙无忧父亲的衣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长孙恒志看起来伤的不轻,应该是刚刚被毒打过,可是他脸上却依然带着轻蔑的笑。



  “十六年前,我父长孙浩对我说,长孙家一日不脱离山河印,长孙家就会一日不得安宁。”



  “他退隐之后,山河印中的位置交由我来继承,只是那时候我贪图权力,又虚荣。”



  长孙恒志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悔不该,那时候没有听从我父亲话,尽早想办法离开山河印。”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不过没有关系,我儿在最该做出选择的时候,替我做出了选择。”



  他眼神轻蔑的说道:“山河印完了,你们曹家也完了。”



  曹登科怒道:“你放什么屁!”



  他抬起手就要给长孙恒志一个耳光。



  可是手又停在半空,他必须知道长孙恒志到底做了些什么,此时打下去,怕是会让长孙恒志更加坚决。



  长孙恒志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时此刻,你们应该以为宁王已经中计了吧。”



  他声音微微发颤,但那是因为激动:“不出意外,宁王此时正在和曹猎见面,曹猎也在宁王面前邀功,而此时此刻,曹猎也大概已经相信了一件事。”



  “他相信,宁王李叱已经中了你们的奸计,以为山河印是我长孙家的东西。”



  “从而转移开李叱对曹家的怀疑,毕竟曹家在豫州如此根深蒂固,又如此势力庞大。”



  “别说有没有证据,不管有没有,宁王都会怀疑山河印与曹家有关。”



  “你们曹家要做的,无非就是让宁王消除怀疑,而长孙家,就是你们最好的替罪羊。”



  “当宁王相信你们的布局之后,将目标定在长孙家,那时候,曹紫萝就该出现在宁王面前了吧,看起来一切都水到渠成。”



  听到这些话,曹登科的脸色已经白的好像纸一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曹登科抓着长孙恒志的脖子:“你是说宁王已经知情了?”



  “他说的对,而且你最好把手放下来,不然你身上说不定什么地方就会很痛。”



  声音在曹登科身后出现。



  曹登科猛的回头。



  他看到有一个身穿黑色锦衣,肤色发白,像是病了的年轻男人站在山庄门口。



  他胳膊上还吊着绷带,像是有伤,但他只是脸色发白,精神并不差。



  他的脸上还有些笑意,得意的笑意。



  这个人的锦衣干干净净,新的晃眼。



  他应该是在乎极了这身衣服,所以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曹登科看着这个人问道:“你又是谁!”



  那个年轻人笑的弧度大了起来,他难得的会这样笑。



  他说:“我叫张汤。”



  曹登科怔了怔,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个名字是谁,可是偏偏还有些熟悉。



  片刻后,他猛的反应过来:“廷尉军张汤!”



  张汤点了点头:“是我。”



  曹登科的第一反应是立刻杀长孙恒志。



  他转身,手里多了一把匕首,朝着长孙恒志的脖子刺了下去。



  噗噗两声。



  两颗石子飞来,其势如电。



  一颗精准的打在曹登科的手腕上,另一颗打在曹登科的脖子上。



  白衣如雪的叶先生从远处疾掠而来,像是一阵风。



  他飘到曹登科身边,左手抓住曹登科的后颈往门口一甩,右手抓着长孙恒志的衣服把他提起来。



  下一息,叶先生出现在张汤身边,而曹登科也刚刚摔倒



  在张汤面前。



  张汤道:“你看,我没有骗你,你身上说不定什么地方会痛。”



  他伸手往前指了指:“翻。”



  在他身后,大批廷尉黑甲涌入。



  张汤在曹登科面前蹲下来,看着这个已经动弹不得的人,仔仔细细的看,然后伸手把曹登科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你们曹家的安排,宁王早有察觉。”



  张汤笑着说道:“你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曹登科怒极,可是被叶先生的石子封住了气血,动不了也骂不出口。



  又被摔了那一下,此时疼的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置。



  张汤缓缓起身道:“你不想说话,那就留到以后,我会有很长的时间陪你说话。”



  叶先生语气平静的说道:“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不想说话,我要是这样打你,你也不能说话。”



  张汤:“......”



  节度使府。



  李叱看向曹猎:“怎么样,我做的饭菜还可口吧。”



  曹猎点了点头:“我以为你只是烤肉烤鱼做的还不错,原来这些家常菜炒的也能做的这么好吃。”



  李叱笑了笑道:“你不是说过吗,我这样的人和你这样的人不一样,我觉得你说的对,比如......你不需要学习的东西,是我需要学习的。”



  曹猎问:“可是据我所知,你在成为宁王之前,似乎饭菜做的也不好吃。”



  李叱笑道:“哪个多嘴的告诉你的。”



  曹猎叹道:“你自己,上次在冀州河边钓鱼的时候,你自己说的。”



  他问:“既然你都已经成为宁王了,为什么还要学做菜?”



  李叱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觉得,学习的目的是什么?”



  曹猎想了想,回答:“是为了获得?”



  李叱又问:“获得就会快乐,那获得分成几种?”



  曹猎想也不想的回答:“能让自己快乐的获得当然只有一种,别人的获得关我什么事,我又怎么会因为别人的获得而快乐。”



  李叱撇嘴道:“所以你虽然风流,但没有一个妞儿真的在乎你。”



  曹猎眼睛微微眯起来。



  李叱道:“我学习该学习的一切,如果是能为自己带来获得,自然开心,若能为我在乎的人带来获得,当然也开心。”



  “比如做菜,我喜欢给那个妞儿做,那个妞儿开心,我就开心。”



  曹猎哼了一声:“那有什么......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事,你身为宁王,何必要多在乎这些。”



  李叱问:“那我该在乎什么?”



  曹猎道:“治国平天下。”



  李叱叹道:“可惜噢,我这个人,小满则安,心无大志.....走一步算一步已经成了习惯。”



  曹猎道:“所以你这样的人,需要更多人来你身边规劝。”



  李叱问:“那你有没有兴趣?”



  曹猎的眼神似乎是闪烁了一下,但立刻摇头:“没兴趣,咱俩八字不合,总在一起的话,要么是你气死我,要么是我气死你。”



  李叱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保留曹家现在所有的产业,以后也会遵守这个约定,那你会不会心甘情愿的只做我的朋友?”



  曹猎仔细想了想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又一时之间想不出来这话里有没有什么深意。



  他索性直接问:“你的意思是?”



  李叱道:“我的意思是,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单纯的做朋友。”



  曹猎眯着眼睛说道:“我怎么有一种,你还在想着怎么霸占我曹家全部产业的心思,你这话隐藏的意思是,以后你变成穷光蛋,你家产业都是我的了,你还能和我做朋友吗?”



  李叱哈哈大笑。



  可是这笑容之中,又似乎有些淡淡的悲伤。



  曹猎道:“你事事处处都在算计我曹家,我还能和你做朋友?你自己想想,从安阳开始,你对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撕破脸,大概只是......”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笑起来:“大概只是,确实觉得你应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没有注意到,在这一刻,李叱的眼神里有些很复杂的东西一闪即逝。



  但是还没有等李叱说话,曹猎就继续说道:“可是你到现在为止,还在害曹家。”



  李叱笑问:“我又如何害你们曹家了?”



  曹猎瞪着李叱说道:“你逼迫我答应,曹家的药行和军工生意,全都只能专供宁军,消息传到京州,传到天下各地,谁都会说,我曹家已经是你宁王殿下的忠诚走狗。”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而你却还在打压曹家,所以我曹家冤枉不冤枉,憋屈不憋屈?”



  李叱问道:“那你是打算如何?难不成你还要鼓励曹家人,忠心耿耿的为我做事,然后就不是被冤枉了?”



  曹猎笑道:“也不是不行。”



  李叱像是怔住。



  曹猎很认真的说道:“曹家是做生意起家的,所以凡事都会思考利弊,我们背了锅,却没有所得,这就像是做生意投资巨大,却血本无归,不好不好。”



  他看向李叱问道:“要是你,这生意你做吗?”



  李叱问道:“所以呢?”



  曹猎道:“所以你就没打算给曹家一些补偿?”



  李叱也认真的说道:“没有啊。”



  曹猎心说你大爷。



  可是话题到了这,已经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要提到更重要的事。



  这看似没有什么正经的对话,其实每一句,他都在引导着李叱往这方面转移。



  所以话题才会在不知不觉间,从几天后的拍卖会,转移到了曹家吃了大亏。



  曹猎叹道:“这就是你说的,没有目的的,和你做朋友?你无情的打压曹家,却想让我不计较,还要继续和你做朋友?”



  李叱像是反思了一下,然后有些许歉然的说道:“你这么说的话,确实显得我有些过分了。”



  曹猎:“是有些?”



  李叱道:“不如这样,我想个折中的法子。”



  曹猎问:“又想怎么坑我?”



  李叱道:“不不不,不是坑你,豫州这边官员奇缺,你父亲在生意上人脉之广,整个豫州都没有人可比,别说整个豫州,整个天下都没有人可比,若是你父亲愿意在豫州为官,豫州这边就会尽快安稳下来。”



  曹猎:“你想的美,坑够了我,又要坑我爹?”



  李叱笑道:“我是真诚的......豫州府治,这个官职就是为你爹留着的,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上任,当然我是肯定不给你爹发俸禄,你家又不缺这点钱。”



  曹猎像是吃了一惊,后撤一步,仔仔细细的看着李叱:“你认真的?”



  李叱道:“我认真的,你爹做豫州府治,上上下下,没有人会反对。”



  曹猎又后天了一步:“你到底想怎么坑我曹家?”



  李叱道:“你看你,怎么会把我像的那么坏......你爹要是实在不乐意,可以在帮我顺利稳定豫州之后再辞官不做,我准了就是。”



  曹猎立刻说道:“你想的美!”



  他沉思了片刻后说道:“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做什么?”



  李叱摇头,沉默了一会儿,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你啊......如果能一直做我朋友就好了。”



  曹猎笑起来,看似真诚的说道:“万一,能如你所愿呢?”



  李叱看向窗外。



  他在心里说:你也说了,是万一。


不让江山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burangjiangsh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不让江山http://m.szaol.com/burangjiangshan/不让江山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不让江山》版权归原作者知白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傲娇老婆我的爱回到明朝做昏君万界仙王超级都市法眼宋医贴身兵王俏总裁高手无敌巅峰小农民搜神记我在贞观开酒馆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