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第一章孩子气

推荐阅读:最废女婿最强丹药系统重生之战神吕布吞天龙王流氓艳遇记重生弃少归来最强狂兵史上最强万界掠夺一言通天网游之天地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的事业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摘选自海子,以梦为马)

  ……

  ……

  宇宙里飘过来了一朵云。

  那朵云洁白无瑕,非常巨大,即便在浩瀚的宇宙里也非常醒目。

  太阳系的核心区域已经恢复正常,明亮的光线自由穿行其间。

  那也是星光。

  星光落在白云之上,照亮了每一道丝缕,其间隐隐有晶莹流动。

  借着星光里的仙气推动,那朵白云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得难以想象,没用多长时间,便越过了残缺的月球,抵达了蓝色的祖星。

  那朵白云进入祖星大气层,带着数道微风,落在了海上。

  海水轻轻荡漾,没有生出什么浪头,也没有什么声音。

  微风渐敛,那些飘舞的云丝也落了下来,垂落至海水里,被打湿了边缘。

  那朵白云显露出真身,原来是只巨大无比的白色长毛猫。

  沙滩上有辆轮椅,轮椅里有位老人。

  阿大眼瞳里流露复杂的情绪,缓缓低下头来,向着对方恭敬行了一礼。

  它背上如芦苇丛般的长毛里走出来了一些人。

  那些人顺着阿大的颈与脑袋形成的缓坡走到了沙滩上。

  最前面的也是一辆轮椅。

  卓如岁瘫坐在沙滩上,看着轮椅里的井九幽怨说道:“这下全完了。”

  如果来的只是赵腊月、柳十岁等人,或者还有些希望。

  现在那些希望尽数破灭。

  因为井九也来了。

  前一刻卓如岁的脸色变得苍白,便是想到了这一点。

  井九解决不了承天剑的问题,便会被祖师握在手里。

  祖师握着万物一剑,还能有谁能战胜他?

  赵腊月推着轮椅向前走去,经过卓如岁身边的时候说道:“不用担心。”

  卓如岁看着她的背影喊道:“为什么?”

  赵腊月没有停下脚步。

  卓如岁注意到她的身边有个小姑娘,明显是个普通人类,不禁有些困惑。

  柳十岁走到卓如岁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辛苦,然后解释了赵腊月的话。

  “如果公子没有信心,怎么会来这里?”

  卓如岁心想还真是这个道理,以井九的性情,如果解决不了承天剑的问题,哪里还会来祖星,只怕早就已经逃到了宇宙尽头,甚至有可能跑到暗物之海里。

  彭郎也走了过来,对卓如岁点了点头,脸色很是冷峻。

  卓如岁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与他接触不少,知道他是个温和、老实的家伙,很少见到他这般的神情,不由很是吃惊,问道:“你没事儿吧?”

  彭郎盯着远方的那辆轮椅说道:“有事。”

  雪姬不能有事,不然他怎么向妻子交待?

  如果雪姬真的出事,他必须做些从来都没有做过的疯狂的事。

  沙滩上的脚步声还在响起。

  “有完没完?不会连元曲那个没用的也来了吧,难道你们就不怕全军覆……”

  卓如岁有些恼火地转身望去,声音骤停。

  因为他看到了一张稚气犹存的脸。

  童颜说道:“你还没死,不错。”

  卓如岁面无表情说道:“你怎么还没死呢?”

  童颜说道:“我这就不是来死了吗?”

  说完这句话,他继续向前走去,加入了那个只有寥寥数人的队伍。

  ……

  ……

  赵腊月推着轮椅来到沙滩那边,松开双手,向后退了三步。

  井九静静看着对面轮椅里的老人。

  雾外星系一战时,青山祖师曾经以神识显于宇宙之间。

  除了那次,他只在小楼里看过祖师的画像,也没有认真端详过对方。

  祖师脸上的皱纹极深,双腿干瘦,如行将就木的普通老人。

  当然,他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盖着毯子,脸色苍白,无力地歪在轮椅里,看着就像时日无多的病人。

  微冷的风从海面上吹了过来,落在他的脸上,引发了他的咳声。

  ——咳声、呵欠、笑容以及暗物之海的孢子是最容易感染的几样事物。

  祖师握手成拳,放在唇边也咳了几声。

  他是青山宗的开派者,也是人族修行界的第一位飞升仙人。

  井九也不用多说。

  毫无遗问,他们是青山宗乃至整个人类修行界最了不起的存在。

  是人类修行历史的开端与现在的巅峰。

  这两个神仙般的人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居然都是这副虚弱的模样。

  他们见面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相对而咳。

  海畔的风声忽然变大。

  与咳声无关,只是阿大变回了原来的大小。

  它用极快的速度、极小的动静蹿到了卓如岁的身后,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那堆沙子上,似乎随时准备钻进去,藏起来。

  海风不停向着空出来的地方涌入。

  一个破烂的机器人从天空里落了下来,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落进了海里。

  喀喀响声里,机器人艰难地从海里站水起,向沙滩走来,一路不停地骂着脏话。

  来到沙滩上,它扯掉已经完全无用的左机械臂,向着卓如岁砸了过去。

  卓如岁挥手把那根机械臂震飞,柳眉倒竖,骂道:“哪里来的怪物!”

  阿大知道沈云埋是要砸自己,但哪里会解释。

  沈云埋听童颜说过很多次卓如岁,看了此人一眼,没有说什么便转过身去。

  卓如岁还待再骂几句,阿大赶紧传过去一道神识,解释了一下沈云埋的身份。

  知道这个机器人居然就是祖师唯一的儿子,卓如岁神情微变,心想这要吵起架来,在辈份上很是吃亏,还是等祖师死后再说。

  沈云埋用意识打开控制室的隔板,望向远处的轮椅喊道:“老头儿,我来了!”

  青山祖师看着那个自己都快不认识的脑袋,说道:“来了就认真看。”

  沈云埋闻言微怔,然后大怒说道:“你还以为自己有资格教我吗!你以为你是……”

  不待他把话说完,祖师淡然说道:“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太阳。”

  沈云埋使了个眼色,说道:“你听到了我说的话?”

  祖师说道:“你声音那么大,很难听不到。”

  “就像小时候那么吵。”花溪补充道:“好在现在不怎么喜欢哭了。”

  沈云埋没好气道:“姑姑,能不能不要提这些事了?”

  听着这番对话,卓如岁觉得有些怪。

  彭郎与柳十岁没有什么反应,赵腊月与童颜则是对视了一眼。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沈云埋这样称呼花溪,或者说那位少女祭司。

  沈云埋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把自己当成太阳,做这些事情做什么?”

  “在很多很多年前,大概是远古文明的中早期,神明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曾经见过一个妄人,那个妄人便喜欢用太阳自喻,结果最后死在了一个太阳里。”

  青山祖师说道:“我就算再不贤明,也懂得吸取教训。”

  花溪说道:“这故事是我告诉你的。”

  卓如岁再也忍不住了,在远处说道:“你是捧哏吗?”

  沈云埋回头看了他一眼,心想童颜说的还真没错。

  花溪自然不会理会卓如岁,看着祖师说道:“快点儿。”

  祖师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望向最深处的那个灵魂,问道:“你可还好?”

  花溪面无表情说道:“你觉得我这样能叫好吗?”

  明知那位少女祭司存在的年头要比祖师更久,众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就连柳十岁与彭郎都听出了一些问题。

  花溪这个小姑娘对着祖师说话的语气非常冷漠,不客气,就像训小孩一样。

  祖师对她的语气则是非常温和,而且非常关切。他连自己唯一的儿子都能放逐到宇宙尽头,看着儿子只剩一个脑袋也毫不动容,为何会如此关心花溪?

  “是你做的?”青山祖师感知到了花溪大脑里的那几道剑意,望向赵腊月说道。

  赵腊月嗯了一声。

  青山祖师说道:“很多人都觉得你行事冲动,锋芒太盛,刚极易折,哪里明白这本来就是你修的道,若不如此便不是你了。”

  沙滩上的人都学过青山剑道,他一眼便能看出是赵腊月的剑意,除了自身在剑道上的造诣,更多的是对宇宙万物的了解与掌握。

  赵腊月说道:“您既然了解我修的道,就请不要乱来。”

  她修的是九死不悔的剑诀。

  井九死她都可以接受,遑论其余。

  没有人能阻止她的杀心。

  如果祖师出手,她便会杀了花溪。

  问题在于,修道者修本是生死道,能够飞升成仙,必然早就已经想明白了这些事。

  想要用同伴的生死威胁一名修道者,根本没有可能。

  “这真是很孩子气的想法。”

  祖师说道:“不过修道之人就是应该有些孩子气。”

  孩子气有时候就是赤子心。

  冲动执拗有时候就是天真热血。

  大道应该独行,但不是独木桥,有很多方法都可以抵达彼岸。

  但不管是哪一种,到最后都会有天真烂漫的那一面。

  沈云埋、卓如岁如此,童颜看着老谋深算,亦是如此。

  柳十岁如此,赵腊月如此,彭郎更是如此。

  火星上驾舟的云师、抱着李将军痛哭的陈崖,皆是如此。

  就连血魔老祖赤松真人,又何尝没有这一面?

  这大概就是不忘初心。

  也可以理解为道法自然。

  那井九呢?

  他当然也有天真的时刻。

  比如他不喜欢晨光,不喜欢春雨,提到柳词便生气。

  再比如,此刻他在这里。

  他可以不来。

  太阳系剑阵正在崩解,他只需要在火星上等着最后的那一刻。

  就像谈真人那样,以月为钟毁了阵枢后,立刻便飘然远去。

  那时候,庞大的舰队就可以杀入太阳系,摧毁祖星。

  祖师的神识再如何强大,仙躯不复,自然也是死路一条。

  这是最安全、最稳妥,也是他最可能选择的方案。

  问题在于,雪姬那边怎么办?

  所以他来了。

  别人自然也随着来了。

  这真的很孩子气。

  他接着做了两件更孩子气的事情。

  他看着祖师问道:“怎么称呼?”

  谁都想不到,他开口第一句话居然就是问这个。

  卓如岁心想,你就算想继续伪装成那个蓝衣少年,能不能演的更好些?

  沈云埋心想,你就算想装傻充愣、下刻扮猪吃老虎,能不能演的再好点?

  只有祖师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称呼很不重要,但在某些时刻又非常重要,因为那代表着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是否认可那种关系。

  “叫我名字就好。”祖师看着他平静说道:“沈青山。”

  从这一刻开始,你就不是青山弟子。

  对我来说,你就是万物一。

  井九说道:“井九。”

  从这一刻开始,我不认可你青山祖师的身份以及辈份。

  对我来说,你就是对手。

  然后他做了第二件孩子气的事。

  “我要控制雪姬的方法,或者说控制那个东西的方法。”

  井九看着沈青山说道:“然后我会离开,让你活着。”

  ……

  ……

  (本月第一章,本卷第一章,也是最后一月,最后一卷的第一章,我是有存稿的人,还是要争取二十一号准时完本,另外说这几句废话主要是怕有读者朋友又觉得我数学不好,数漏人什么的,没有没有……只是在玩情节而已。)
大道朝天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dadaochaot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道朝天http://m.szaol.com/dadaochaotian/大道朝天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道朝天》版权归原作者猫腻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重生世纪之交日月风华市井贵女港综世界大枭雄满级导演人仙百年神宠进化末日逃杀冰火魔厨史上最强万界掠夺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