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广山下|正文 第六章:人心

推荐阅读:弑神之王我的极品护士老婆重生弃少归来末日轮盘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大明之雄霸海外顶级神豪驭房有术叶君临李子染极品医圣
  在江南道扬州境内,能够以将旗开路,除了那被称赞“刘家有子,玉树兰芝”的刘晟刘静思外,再无他人。作为大楚王朝战功彪炳的年轻将领,冠军侯刘晟深受荣宠。不仅年纪轻轻就封候拜将,更是在大楚建国封赏功臣时,成为手握重兵的江南道右经略使。



  元兴六年三月,太宗皇帝龙驭宾天。刘晟在圣旨的宣召下,前往京城长安参加先帝的葬礼。而这一去,竟在长安逗留了三月有余,直至今日才到达扬州境内。



  “大哥,你说那何荣算个什么东西?若不是有个当吏部尚书的老子,应天长史的位置怎么会轮到他来做?他还敢对你那样说话?”



  在将旗的下方,两匹神骏的马轻踏着马蹄,悠闲漫步,不疾不徐。左边那匹通体乌黑,宛若黑绸缎子,油光放亮,唯有四蹄白的似雪;右边的那匹却与之相反,通体雪白不说,体型更是雄壮威武,体态**。



  不过,相对于黑马的徐缓悠闲,神骏的主人就显得些忿忿不平。



  “要我说,还是大哥你太过于忍让。要是小弟我,早就抄家伙给那皮笑肉不笑的来上一刀了。”黑色骏马的主人身材高大,身着玄色盔甲,在其腿边还挂着两把八棱银锤。若是只看身材,端的是神采奕奕。可要是再看其脸庞,一道如蜈蚣附在脸上的伤疤自左额直至右耳,恐怖异常。而他正是冠军侯刘晟的结拜兄弟周景周焕军。



  “二弟,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当上江南道右经略使,而你却只是一个小小的游骑将军了吗?”身骑照夜玉麒麟的刘晟也着玄色盔甲,十大名枪之一的崇泉枪附于后背,此刻的他笑着对周景说道:“二弟,官场不比你我相处,一些人情世故,还是要注意的。”



  “为了一个破官受那鸟气。我可不愿意!”周景一脸的不在乎,“要我说,还是辞了这鸟官,当一个山大王,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多逍遥自在。”



  “二弟,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刘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大大小小这么多战事下来,你还想着回到你那山沟沟里喝西北风?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带你出来!”



  “不带我出来,我也能上阵杀敌!”周景一挥马鞭,“这样走太慢了,大哥,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看着周景急躁离去的背影,刘晟不由得摇了摇头。



  “侯爷,听说这附近有老虎出没,现在正是它们捕食的时候,二爷这样会不会有危险?”刘晟的亲卫队长方央凑了过来说道。



  “你这是瞧不起我二弟?”刘晟笑着说道,“死在他手上的老虎还少吗?”



  “是,是属下……。”方央还没说完,就听到前方山林中传来一声凄惨的虎啸声。“建德,你这乌鸦嘴!”刘晟脸上的笑意更浓,“来人,去前面看看是不是有大虫出没。”



  “属下去,正好属下想要一幅虎皮。”



  “那正好让二弟帮你,他可是剥老虎皮的行家。”



  看着方央带人前去,刘晟也催促车队加快行进速度。



  在一处略宽敞的山道上,一些士兵将一处团团围住。骑马赶到的刘晟见此情景有些好奇,便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围观的士兵一看是刘晟来到,立马分开一条道路。“大哥,你还是自己过来看吧!”圈子里的周景大声喊道。



  刘晟走到周景的身边,还没有来得及蹲下查看,周景就指着老虎的脖子上一处很深的伤口说道:“就是这个伤口导致老虎死亡的,我刚刚看了一下。能搞出这么深伤口的,要么武器是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器,要么打死这头老虎的人是个天生神力。”



  周景又指了指老虎背脊上的几处血还没有完全凝结的伤口继续说道:“这几处血液很新鲜,说明伤口出现的时间不长。看样子,应该是刚刚才砍出来的。”



  刘晟顺着周景所指的方向,将老虎身上的伤看了一遍。虽说老虎现在的样子很惨,庞大的身躯上满是伤口,但如周景所说,杀死老虎的致命伤确是脖子上的深深伤口。



  刘晟有些疑惑,“二弟你什么意思?”



  “大哥,你很少猎杀老虎,所以不清楚。我还在当山大王的时候,经常和喽啰们一起去杀老虎。但即使我带上很多人,也不会面对面的杀老虎,而是通过下药弄陷阱。”



  刘晟有些明白了,“你是说这头老虎是一个人直接面对,然后活生生砍死的?”



  “要是只有脖子上这一处伤口,那还好说,可能是下药晕倒后,一刀砍死。但是现在这头老虎身上有这么多伤口,那绝对是在老虎醒的时候,将其杀死的。”周景眼神中有些佩服,“大哥,你经常说我鲁莽。现在在这个杀虎人面前,我那点鲁莽不算什么了。”



  “这附近有发现什么人吗?”刘晟对周围的士兵问道。周围的士兵纷纷摇头。



  “现在就去找,这头老虎尸体出现在这里,说明那个人也应该在这附近。有可能受伤了,也有可能躲起来,总之给我找到这个人。我要看看是什么人能正面杀死一头老虎。”周景刚刚说完,鼻子就好像闻到了什么,用力吸了几下后。周景再次蹲下身子,然后查看老虎的尸体。



  “又有什么发现了?”刘晟对于什么人能正面杀死老虎,并不感兴趣。不过,二弟想要知道。那他也就顺便看看了。



  从老虎嘴巴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周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将从老虎嘴中找到的肉丝放到鼻子前闻闻了后,周景对着刘晟说道:“差点被血腥味遮盖,没发现这个。”



  “二弟,你拿这个肉丝干什么?”



  “大哥,你有所不知。”周景将肉丝放在刘晟的鼻子前,“大哥,你闻到了什么?”



  “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有点像香堂里点的香。”刘晟仔细吸了几下后说道。



  “没错,就这个。”周景嘿嘿一笑,“大哥,你也知道的。我之前是当山大王的,经常要剪径的,而这蒙汗药就是必备良药。刚刚我闻了闻,这老虎吃的肉里面就有制作蒙汗药的药草的味道。”



  “要是老虎吃了有蒙汗药的肉,然后昏迷的时候被杀死。二弟,这不就很正常了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周景又把手中的肉丝闻了闻,“大哥,这肉应该不是直接用蒙汗药腌制的,而是用了山茄子,也就是你们说的曼陀罗。“看刘晟听不懂,周景解释了一下。



  “这山茄子虽然可以让人昏迷,有时候也会让人变得暴躁。所以需要用另一味草药中和一下。看来杀虎的这个人只懂一点药草了。”



  “二弟,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看来你是真的读了一些书了,连曼陀罗都知道了!“刘晟笑着说道:”被你这么一说,我现在也想看到那个杀虎的人了。”



  就在刘晟与周景二人谈论这个下药杀虎的人会是怎样一个人的时候,排除去搜寻的士兵已经返回。



  “侯爷,二爷。我们找到那个人了。”方央走到刘晟的面前行礼说道。



  “哦。带我们去看看!”



  在方央的带领下,刘晟与周景二人走到之前赵田与张骁猎杀老虎的地方。此刻,赵田已经不见踪影,而张骁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看着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张骁,刘晟想方央问道:“就是他?一个孩子?”



  “回侯爷,我们找遍了这附近。只发现了他,还有这些弩箭。”方央从士兵手中接过弩箭,递到了刘晟的面前。



  刘晟看了一眼弩箭后,微微点头,然后对着已经蹲下来查看张骁情况的周景说道:“二弟,如果真的是这个少年杀死了那头老虎。那绝对是个可造之材,他还活着吗?”



  “嗯,还活着。”周景仔仔细细的查看了几遍张骁后,对刘晟说道:“大哥,给他喂一颗血灵丹吧!”



  “你倒是舍得。”刘晟笑了笑,然后示意方央去拿一颗血灵丹来。



  “既然这人已经找到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天就要黑了,再不快点赶路,就没法在天黑之前赶到扬州城了。”刘晟说道,转身就准备离开。



  “侯爷!我们抓到一个人!”这时,两个士兵押着一个少年走了过来。



  “嗯?”刘晟与周景转身向那少年看去。被士兵押着的少年显得畏畏缩缩,眼神却不自主的向躺在地上的张骁看去。



  “你是何人?”周景察觉到了少年的眼神问道。



  “我……我是那个人的朋友,叫……赵……赵田。”赵田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被周景这样一问,赵田显得更加害怕,张着口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说!”周景怒喝一声。



  “求求官人大老爷别杀我,我不是有意的?求求你们了!”被周景这么一喝,赵田顿时吓得跪倒在地,一边嗑头,一边哀求着。



  “哦?”刘晟向前一步,将赵田扶起,“你为什么回觉得我们会杀了你?”



  “因为他想害死躺在地上的那个少年。”赵田还没有说话,周景就替赵田回答了。



  “大哥,我刚刚说这曼荼罗被人吃了之后会让人暴躁,所以需要其他的草药中和一下。但这暴躁只有在人被惊醒之后才会出现,而刚刚建德说这里有很多的弩机。大哥,你如果猎杀一头老虎,会让老虎昏迷之后,再用弩箭将其惊醒,再用砍刀砍杀吗?”



  被周景这么一说,刘晟也明白了,转头看向赵田。刘晟问道:“这么说,那些弩箭是你射的喽?”



  “大老爷们,我真的不想杀死张骁。我只是……”赵田还想说什么,只是看到躺在地上的张骁后,就没有再说了。



  “你们是一起上山打虎的?”刘晟问道。



  “是。”



  周景冷哼一声,“俗话说,打虎亲兄弟。到这反而是害死亲兄弟了!”



  “既然如此,那就将他收押,到了扬州后,将其交给田大人处置吧。”



  听到刘晟这句话,赵田再也坚持不下来,直接昏迷倒地了。



  处理完这个小插曲后,车队继续向着扬州前进。刘晟与周景连辔而行。



  “二弟,如今你可知读书的好处?”刘晟笑着说道:“如今天下太平,需要的是读书人。像我们这样行伍出身的,迟早是要被淘汰的。”



  “我可不想像何荣那样把脑子读死了。大哥,你不就是坑杀了一些人,筑了几个京观吗?他们还抓着不放了!”对于在应天郡发生的事,周景依旧忿忿不平。



  “二弟,不是我说你,那点小事何必放在心上?如果说人能把人说死?那还需我们做什么。你啊,该收收脾气了。如今都二十有二了,还是没有成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说你如何面对你死去的爹娘。”



  “大哥,你……”



  “好了,知道你心有所属。只不过,这就苦了扬州城里那些日思夜想的大家小姐了。”嘴上虽然在开玩笑,刘晟内心却有些黯然。二弟心思,路人皆知。若是以前,自己或许会撮合二弟与妹妹,可那趟青城山后,刘晟就明白二弟与妹妹只能是有缘无份了。



  溪山的晚霞莹莹散落,衬的周景的神色有些落寞



  “二弟,穆家寨的事情怎么样?”知道不该说这个话题的刘晟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进展还算是顺利,穆云那老头已经给我回复了。只要朝廷拿出诚意,那么他就愿意招安。”



  “如此顺利?”刘晟眉头微皱,穆云如此爽快答应招安,有些出乎意料。



  “可能是老了,没那个心力了,也想着为子孙后代谋个一官半职吧。那老头可是要了好几个官。”周景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还是小心为妙。穆云毕竟是前朝大将,他手底下的人又一直不愿招安,加之与大铜山的大汉军来往密切。二弟,此次官云山之行,你还需多加小心。”刘晟有些担心的说道。



  “大哥,你放心吧,谅他穆云老儿也不敢做什么!”



  距离大楚统一天下已过十年,但九州大地上仍有许多忠于前朝大汉的忠臣义士,各地烽烟时起,而这穆家寨的穆云便是其中之一。



  说来也奇怪,虽然高举反旗,不愿归顺大楚,但穆云率领的穆家寨却不外出劫掠,而是龟缩在官云山上。这也就让扬州刺史有了招安的念头。只是没有想到派人前去招安的时候,那穆云不仅仅把信使骂得狗血淋头,还差一点射杀了他。



  随后就任的扬州刺史便改变了策略,以招安为主,辅以威胁,让穆云知难而降。只是这个办法到最后也没有成功。穆家寨依旧伫立在官云山的密林深处。



  在就任江南道右经略使前,刘晟也曾推演过如何攻占穆家寨,却发现以官云山的地势,想要拿下来,不付出大代价的话,还真的很难办。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就任的第二天,穆家寨就送上一份大礼。只要朝廷答应穆云提出的条件,那么招安就不成问题。



  相比于以前的油盐不进,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所以,在得到穆家寨的信件后,刘晟便第一时间派侯府詹事前往洽谈。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谈出个结果,先帝就龙驭宾天了。所以这件事被耽搁下来了。



  如今返回扬州,刘晟决心将此事结束。只是莫名的,刘晟的心中却有些惶惶不安。



  “但愿能顺利了结!”
都广山下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duguangshanxia/,欢迎收藏
手机看都广山下http://m.szaol.com/duguangshanxia/都广山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都广山下》版权归原作者苍蓝猪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绝世医圣都市超级公子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死亡作业第一豪婿太帅了怎么办汉世祖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朱门风流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