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三国|第1848章 士族子弟的士族子弟言语

推荐阅读:弑神之王我的极品护士老婆重生弃少归来末日轮盘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大明之雄霸海外顶级神豪驭房有术叶君临李子染极品医圣
  任何时候,都必须寄希望于自身的强大,而不是旁人的善意。

  就像是这一次的策略,夏侯惇整体来说,也不算是做错了什么,最关键的因素是夏侯惇不够强大,抑或是在这个极端,斐潜的实力压过了夏侯惇的这一方。

  正常来说,骑兵无法攻城,这是一个军事上的常识,可问题是斐潜就是用骑兵攻克了雒阳,又攻下了阳城山寨!

  如果说雒阳毕竟比较远,李典算是出城之后战败的,多少说的过去的话,那么阳城山寨的攻破,无疑就打破了原本夏侯惇的心理优势,让夏侯惇陷入了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过程当中。

  其实斐潜也不可能携带无限量的火药,更不可能一路从阳城爆破到许县去。毕竟现阶段的这个火药,威力有限。就算是后世配置比例精确的黑火药,对付沙袋和砖石,效果都很一般,直至TNT的诞生。所以像是对付山寨那种纯粹的木门,又没有多少防备之下,破坏的威力自然惊人,可是要对付阳城城墙城门,效果就可能不是非常的理想。

  所以斐潜其实不可能直接用火药去炸阳城的城门的,可是问题就在于双方信息的不对等,夏侯惇无法确认斐潜不会这么做!

  夏侯惇只能按照最恶劣的情况来处理,填塞门洞,然后企图引诱斐潜来攻打阳城,这样一方面可以拖住斐潜,一方面也拼上自家的性命来消耗斐潜的战力!可是当夏侯惇再次发现斐潜根本没有按照他的计划来走的时候,就多少有些慌乱了起来。打个比方来说,这就像是赌桌之上,同样是一百万的赌注,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一辈子的奋斗和努力,也或许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不过是几天的零花钱,心理上的压力根本不对等……

  如果说夏侯惇不管不顾的固守阳城,或许也不失为一种稳妥的对策,只可惜夏侯惇为了曹操,就像是关羽为了刘备一样,宁可自己牺牲,都不愿意损伤了曹操半分,因此夏侯惇只能不断的加注再加注,最终在赌桌之上丧失了原本应有的筹码。

  阳城城门是双重的,内外城墙之间有一个瓮城,但并非是圆形的,而是略带了一点方形,内外城门也不是在一条中轴线上,进了外城门之后,要斜线的经过瓮城的这个大概方形的小广场,然后才能到达内城门之下,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进攻方就要承受四面八方无死角的火力覆盖!

  设计不可谓不精妙,可惜没能派上用场。

  斐潜仰头看了看城头上已经完全更换上的三色战旗,略有些感慨,夏侯惇修建的防御体系,不可谓不精良,可是碰上了自家的熊孩子……

  儿败爹家产,一点不心疼。这句话真是金玉良言,放在哪一个朝代都不过时啊!

  『夏侯之子欲求见主公……』荀攸在一旁说道。

  斐潜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不见。若其安分守己,便不杀就是!』自己这一方的熊孩子自然越少越好,但是敌对方的熊孩子么,就跟宝贝一样,要好好的爱护和保存下来,保不准什么时候还有第二笔的收入。

  但是见面么,就省了吧,万一斐潜一个忍不住……

  荀攸点了点头,便转到了一边,处理相关事务起来了。荀攸也是在曹军之中多年,对于曹军的架构体系都很熟悉,处理归拢阳城的这些兵卒和民夫也有些驾轻就熟,显得游刃有余,让斐潜省心不少。

  不过,夏侯充可见可不见,但是有的人,斐潜就必须要见一见了……

  ……(′·Д·)」……

  郭嘉的大腿内侧磨破了皮,疼痛难忍,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郭嘉毕竟不是习惯了在马背上奔驰的兵卒,虽然说多少垫了一块皮子,但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高强度的磨擦的娇嫩之处,在长达几个时辰连续驰骋之后,终于是从血泡发展到血肉模糊……

  郭嘉坐在一棵大树之下,努力的将双脚向两边分开,这样的动作虽然会让自己的腿脚跟腱等等舒服,却难免拉扯到了大腿上的伤口,又是一阵酸爽直冲大脑,让郭嘉不由得呻吟了。

  若是一般的兵卒,队率多半直接狠下心肠,将人捆绑在马背上,直接奔到了目的地之后再行处理就是,至于这个兵卒的双腿是会在磨难之后浴火重生,还是直接废掉,就看这个兵卒自己的造化就是,但是现在是郭嘉,自然不能按照普通兵卒一般处理。

  曹军也有伤药,只不过效果么,也就一般。

  其实人类有许多东西么,都是战争逼出来了,小到伤药,大到核能。曹军的伤药多少还是在摸索的阶段,自然比不上站在后世肩膀上去寻找的斐潜麾下兵卒配发的伤药效果了。

  所以郭嘉虽然上了伤药,依旧是觉得双腿火辣辣的,连带着肌肉都似乎在颤抖着,纵然主观意识想要站起来继续赶路,但是大腿上的疼痛却断然否决,并且不愿意出工出力。郭嘉挣扎了两三次,正准备狠狠心下令让人来帮忙,就像是普通兵卒一样绑上马背赶路,却听到了几声略显的诡异的声响……

  猛然之间,从树林当中蹿出了好几条黑影,黑影身上还有些枝叶长草晃动,宛如凶兽一般,吓得郭嘉不由得叫了起来,然后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凶兽,而是传闻当中的属于骠骑将军的斥候!

  曹军当中,对于骠骑将军的这些精锐斥候早有传闻,但是限于时代的制约,还是有好多的人不明白什么是仿生学,更不清楚为什么穿戴一些草和树枝就能迷惑视线,就连郭嘉自己都叫人举着树枝往草丛当中一趴,结果也是很轻易的就看出了其中人员的身影,所以也不觉得所谓树枝长草有什么作用,以为都是前线兵卒的以讹传讹,或是夸大其词,毕竟当年也有人传言说斐潜是青面獠牙,顿顿都要吃人心肝才能下饭的……

  直至当下猛然间看见了骠骑斥候蹿了出来,才意识到原来这样的伪装是真的有效,至少自己坐在这一棵树下,在这一片小树林前休息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下一秒,郭嘉心中浮现出来的念头并非是自己的安危,而是阳城和许县的问题!这里已经是接近了阳城,所以正常来说应该是属于夏侯惇的统领的范围了,可问题是在这里碰见了骠骑的斥候,说明要么阳城或许已经是被围,城中兵马不能出,要么就是……

  还没等郭嘉说出什么话来,一张画着花纹的脸就已经凑到了郭嘉的面前,旋即花脸咧开嘴,似乎笑了笑,然后一阵恶风袭来,郭嘉脑袋嗡的一下,眼前天旋地转起来,最后陷入了黑暗当中。

  ……(*ˉ︶ˉ*)……

  凌颉伸手探查了一下郭嘉的气息,满意的颠了颠手里的木槌,还是这玩意好用,虽然说没有刃口,在杀伤力上有所不足,但是这个有所不足在某些情况之下倒是非常适合,比如说现在。

  『捆起来!走了!』

  凌颉不知道自己捉住了是什么人,但是从曹军兵卒殷勤的态度上,凌颉也判断出郭嘉必定是个大人物,就像是后世战场之上的狙击手一定先打那个被兵卒行礼的对象一样,凌颉也觉得自己这一趟不虚。

  ……(⌒^⌒)……

  身体的晃动让郭嘉的意识略微清醒了一些,可是等勉强睁开了一线看去,却觉得整个天地都颠倒着,战马的四条腿的影子就在自己面前舞动着,弹跳起来的小泥块似乎都要打到自己脑袋上来,伴随着后脑袋上的疼痛,郭嘉意识到自己似乎被人当成货物一样捆绑在马屁股上,颠得胸腹之间的内脏都要从口腔当中喷出来了一样,大腿之上的伤口仿佛不那么痛了,因为更痛的地方是在头上……

  低垂的脑袋导致血液堵胀,也使得郭嘉的清醒没能坚持多久,下一刻,在昏暗的夜色降临之前,郭嘉再一次的陷入了昏迷当中。

  当郭嘉再一次清醒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脸似笑非笑的斐潜。

  头依旧很疼,郭嘉不由得呻吟了一声,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才发现了两件事情,一件是自己的脑袋和大腿似乎已经被重新包扎过了,也更换了一套衣袍,另外自己应该是在阳城的大堂之中……

  『夏侯元让呢?』郭嘉忍着疼,问道。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某欲留之,奈何元让……让城有愧,执意而走……』

  郭嘉垂下了眼睑,似乎头上身上的疼痛难忍,抽动了一下脸颊,『定是元让不慎中计,离城而出,方为汝所得之……』

  斐潜哈哈的笑了两声,看起来郭嘉的脑袋还行,没被凌颉这小子一棒子打傻了,便点头说道:『奉孝所料不差……不过,奉孝,汝既不擅武勇,又何必奔驰来此?若不是某麾下手下留情,岂不惜哉?』阳城几乎就等同于前线了,到了前线,一个不擅长武艺的谋士,定然不如在后方舒适的,斐潜这么问,一方面是感叹,另外一方面也想通过郭嘉的反应,来探寻一些关于许县的事情,毕竟郭嘉肯定对于许县的情况很了解。

  虽然郭嘉未必会说漏嘴,但是万一呢?

  试试也没关系,对吧?

  郭嘉笑了笑,挣扎着坐正了一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有水否?可赐一碗否?』

  斐潜看了黄旭一眼,黄旭会意,点了点头,解下腰间悬挂的水囊,丢在了郭嘉面前。

  郭嘉端起水囊,咕嘟嘟灌了几口之后,然后不由得打出了一个水嗝,才笑着放下了,说道:『骠骑占了阳城,定是不过一日!』

  『?』斐潜??,然后看见了郭嘉手中的水囊,不由得皱了皱眉,这家伙,自己还没有从他嘴里得到一些什么,反倒是被他搞清楚了一些情况。

  水囊,是行军作战当中的必备,这一点没有什么问题,不管是斐潜还是曹操,抑或是胡人,在金属还能充当货币的时候,是不太可能用什么铜壶铁壶锡铝壶来充当便携物储藏运输水的。竹筒木筒什么的一个是沉,另外一个是容量比牛皮制作的水囊要小很多,因此也不是很方便。

  但是牛皮水囊有一个缺陷,就是味道不好,而且也不能久存,毕竟汉代的皮革硝化技术和后世大工业之间还是有些差距的。灌入水囊当中的水,就算是原本清澈甘甜的泉水溪水,三天之后也会因为细菌滋生、皮革渗透等等原因,导致水的味道产生变化……

  如果说斐潜占据阳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么作为全军主帅,也不可能还整天喝这种水囊的水,后院之中纵然不能用原来的仆从,但是护卫烧个水什么的也不算是太难的事情,第二个就是这水囊的水大体味道还行,所以应该存储的时间不长……

  当然,或许也有意外,比如斐潜这个人有怪癖,就是喜欢水囊这个味……

  斐潜大笑,也没有再掩饰什么,很干脆的说道:『奉孝所料不差!若是奉孝早来一日……只可惜奉孝轻身简装,不辞风尘,辛苦劳顿,依旧是……』

  郭嘉也是笑了起来,似乎是笑容扯动了伤处,很快就变成了龇牙咧嘴的状态,一边轻轻摸着虽然被包裹了,可是依旧高高肿起的伤处,一边说道:『昔日有陈不占,今日当有郭奉孝尔……』

  陈不占?

  斐潜微微皱了皱眉头。

  若是放在后世,陈不占这个人,恐怕会被键盘侠喷得死后再活过来,然后再生生气死回去……

  因为陈不占的事情,其实说起来也挺有意思。陈不占是齐国人,听闻自己的国君有难,决定要去帮忙,但是在临行之前吃饭的时候,害怕得吃饭的家伙事都掉落在了地上,上战车的时候也手抖得几乎爬不上去。

  架车的甲士就说你都这么害怕了,又何必要去前线?就算是去了,像你这个鸟样又能干一些什么?

  陈不占说:『死君义也,无勇私也,不以私害公。』

  最后,陈不占还是去了前线。可是等陈不占到了战场的时候,见了战场的残酷和血腥,什么都还没有做,就活活给吓死了……

  这样一个人在古代,基本上是保持着正面的评价的,但是对于后世很多网络键盘侠来说,可以喷的点太多了,自然也就渐渐成为了一个反面的典型。

  郭嘉这么说,未必没有自我调侃的意思,可问题是斐潜觉得其中的含义并不简单……

  (来,看本书都看那么久了,关于士族之间的对话含义,多少要有些AC数了吧,开卷考试了……)
诡三国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guisanguo/,欢迎收藏
手机看诡三国http://m.szaol.com/guisanguo/诡三国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诡三国》版权归原作者马月猴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绝世医圣都市超级公子我的老婆是双胞胎死亡作业第一豪婿太帅了怎么办汉世祖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朱门风流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