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功贼|第一章 冬至 (一 上)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欲医天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强势索爱:帝少的千亿新娘都市绝武医神绝妃善类,拒嫁腹黑爷都市古仙医契约成婚:牧爷心尖宠入骨!丛林战神仕途巅峰
  第一章

冬至

(一

上)

  馆陶县还是那个馆陶县,城墙破旧,城外的道路两边杂草丛生。但看在归客的眼里,一切与以前都截然不同。

  这是家,乡音里边透着亲切,寒风中带着温馨。推开家门后,很快就会有熟悉的笑脸,热气腾腾的饭菜,也许粗陋,但至少今后睡觉时不必在枕头底下放着刀。

  还没到城门口,小九的心就开始“扑通”、

“扑通”地狂跳起来。他不知道娘亲是否安好,也不知道自己失踪这么久的事情如何向林县令等人解释。更不知道当与小杏花见面时,自己该如何去应付她的抱怨和眼泪。舅舅朱万章给二人安排的婚期就在腊月,如今已经是十一月底了,自己才匆匆赶回来。让杏花一个女儿家日日担望眼欲穿,实在是太对她不住。

  不过,程名振庆幸自己在巨鹿泽中始终保持着灵台的一寸清明,未曾被杜鹃的如火热情烤焦。在临别时的那一瞬间,听到背后的萧萧马嘶,他几乎就想转过身去。只要一回头,巨鹿泽中这朵最娇艳的野花就是自己的。少年人知道。但他不敢,他和杜鹃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一个如水中游鱼,一个若天空鸿雁,也许偶然的一瞬彼此的影子会重叠。但重叠过后,却离不开各自的生活。

  他有老娘要养,有功名要求,馆陶县中用脑袋瓜子换回来的兵曹职位也舍不得轻易放弃。而杜鹃的似水柔情后,还有玉面罗刹的冰霜脸孔。杀人、放火、抢劫、内讧,她是土匪,命中注定在生活中少不了这些。而其中每一项,程名振都不想再染指。

  所以,帮她摆平了巨鹿泽中的麻烦后,程名振立刻选择了离开。并且在一路上,尽量不去想半年来二人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诚然,她救过他的命,为了他受过很多委屈,并且买药买得几乎倾家荡产。但他也给予了她足够的回报。半个‘豹’子营,半个‘方’字营,还有无数被庇护下来的俘虏们发自内心的感激。按照巨鹿泽中的规矩,已经到了手的东西没有轻易放弃的道理。从此之后,整个泽地中除了张金称外,没有任何一位寨主的势力有她强。她即将要风有风,要雨得雨。

  “我已经不欠他什么了!”一路上,每当眼前浮现那个利落挺拔的身影,程名振都迅速从心中得出结论。这个结论是如此的坚定,直到行至馆陶县城门口,他依然反复跟自己强调。城门口有很多百姓在排队等候差役们放行,听见官道上传来的马蹄声,大伙都本能地回头张望。很多人立刻认出了来者是谁,“轰”地一下散开,唯恐挡了少年人的去路。而正凶巴巴地向百姓征收‘入城税’的差役们则张大了嘴巴,手中肉好一个挨着一个掉下来,叽里咕噜滚了满地。

  “怎么了,葫芦,你们不认识我了!”程名振跳下坐骑,笑呵呵地伸手去拍一个衙役的肩膀。他早就料到自己的突然出现会令众人大吃一惊,却没想到会让大伙吃惊到如此地步。手没等与对方接触,刚才还凶神恶煞般的衙役刘葫芦已经“扑通”一声软到了地上,嘴唇颤抖,两眼反白,只差一点就要昏倒过去。

  “不会吧,你装什么鬼样!”程名振知道刘葫芦平时最喜欢跟大伙开玩笑,赶紧伸手去扯对方胳膊,“别闹了,我赶着回家!起来,起来。让人看见多不好!”

  “呵,呵”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刘葫芦的嘴巴张得老大,就是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词。右手用力抓在程名振扯着自己胳膊的手腕上,鼻涕眼泪一块向外流。

  这下,程名振更加摸不到头脑了。讪讪笑了笑,大声道,“闹什么啊你。你们几个,快过来看看,葫芦兄弟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犯了病!”

  几个衙役背贴着城门洞,双腿不断地打哆嗦,想上前,没胆量。想跑,又提不起力气。瞪着眼睛看了程名振好一会儿,才终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程,程爷,您,您老回来了!钱,钱不够花,还,还是怪弟兄们醉酒时说错了话!”

  “程爷爷哎,我可没得罪过您!”刘葫芦也终于缓过几分精神,一边挣扎一边大哭,“自从您走后,我每月都给您烧三柱香。老太太那边弟兄们虽然没走动,可也没短了她吃的和穿的!您老就走吧,我们记着给您送糖瓜就是了!”

  “程爷,您走吧。今年糖瓜不会缺了您的!”不过是衙役,几个胆大的百姓也信誓旦旦地保证。

  “什么糖瓜啊,我何时找你们要糖瓜吃了?”程名振虽然因为旅途劳累导致反应速度变慢,到了现在也发觉事情古怪了。松开刘葫芦的胳膊,皱着眉头问道。

  一脱离他的控制,刘葫芦立刻连滚带爬地向城里钻。一边爬,一边大声喊道,“关门,关门,城隍老爷发怒了,赶快关门!”

  这下,程名振终于明白大伙为什么躲着自己了。敢情自己才几个月,已经“高升”为城隍老爷帐下的鬼卒。这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开的玩笑,不是咒自己短命么?想到这,他上前几步,扯住刘葫芦的脖领子将其倒拖到阳光下,用力向地上一掼,“你疯了不成。大白天哪来的鬼!万一惊扰了百姓,林大人那边仔细你的屁股!”

  “哎吆!”被摔了个大屁墩儿的刘葫芦不敢再逃,用眼角的余光偷看呵斥自己的人。对方说得有理,鬼卒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来。可土地庙里边的塑像已经堆了好几个月……不对,他有影子,两脚站在地上,而不是漂浮在空中。

  “没有鬼!我没死,受了伤,找地方养好了伤才回来!”难得有机会替自己表白,程名振赶紧向四周拱手。他决定自己先把谎话说圆了,给众人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日后即便有人拿自己消失的事情找麻烦,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危害。至于自己因何“高升”为城隍庙里边的鬼卒,那是不着急计较的末节。馆陶县地方偏僻,百姓们难免喜欢拜一些怪力乱神。只要自己多在阳光下走动几回,流言将不攻自破。

  远远围观的百姓“嗡”地一声,快速向更远的地方散去。但其中毕竟有几个胆子稍大的,回过头来仔细听程名振在说什么。“你们看我的影子!”“鬼既然会飞,又何必骑马!”少年人反复强调的话题终于引起了大伙的注意。人有影子,马在寒风中喷着白色的鼻息,更重要一点是,那个作恶多端的刘葫芦居然没被程名振拉走。种种迹象表明,少年人说得是真话。他没有死,不是鬼,对大伙没任何恶意。

  “您,您老真没死?”匍匐在程名振脚边坐以待毙的刘葫芦被吓得最狠,也是第一个回过神来,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地追问。

  “你他娘的才死了呢!”对付这种人,必须用他们熟悉的方式。程名振抬起腿,狠狠地踹了刘葫芦几脚。“死人踢你,你不会疼!你疼不疼,告诉大伙,你疼不疼!”

  “唉,唉,别踢,别踢,再踢我可急了啊!”连挨了几大脚的刘葫芦终于完全清醒,骂骂咧咧地道,“你小子敢踢刘大爷,活得不耐烦了吧……”

  猛然,他又意识到如果对方活着,按照先前林大人的承诺,便即将就任馆陶县的县尉。赶紧收起威风,陪着笑脸补充道:“呵呵,看把我这高兴的。您居然活着,太好了,今天真是大喜的日子!弟兄们,赶紧给程大哥把马牵到县衙门口去。今天晌午咱们逍遥楼见,给程大哥接风洗尘!”

  “不用了!几位弟兄的好意我心领了!”抢在衙役们回应之前,程名振四下拱手。“一去小半年,我得先回家看看我娘。县令大人那边麻烦刘哥给汇报一下。就说我养好了伤,平安归来。明天一早就到衙门应卯!”

  “唉,唉,一定,一定!”所谓接风洗尘本来就是一句客气话。程名振既然不让大伙破费,刘葫芦也乐得省下这笔钱。“程哥真是个大孝子。您放心回家,衙门那边我立刻就去汇报!”

  没等程名振上马,他突然又哈巴狗一样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一把拉住了战马的缰绳,“程哥还不知道吧?您已经搬家了!新宅子就在成贤街,跟王头儿的宅子紧挨着!”

  “我搬家了?”程名振在马背上直犯晕,“王头儿?哪个王头儿?新来的捕头?”

  “是二毛哥!”刘葫芦笑得嘴巴都咧到耳朵岔子上,“他跟您一道出使张金称那边,救了全县老小性命。事后您老人家活不见人……呸呸,看我这张嘴。一高兴什么顾忌都忘了!您老人家隐居起来养伤,县令大人找不到你。就重赏二毛哥,提拔他当了本县第三位捕头。二毛哥当了捕头后,立刻买了两处宅院,一处给了您。一处自己留着住!”

  “呃!”

程名振长长出了一口气。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感到晕头转向。王二毛居然当了捕头?就他那胆小怕事的性格?不过,成贤街是个好地方。小杏花的家就在同一条街上,成亲后想她回门的话,抬腿就可以走过去!

  酒徒注:今天一更,缓缓神。明天和后天都争取两更。周五有事,尽量保证一更。
开国功贼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kaiguogongzei/,欢迎收藏
手机看开国功贼http://m.szaol.com/kaiguogongzei/开国功贼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开国功贼》版权归原作者酒徒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那一场谍战风云清末之雄霸天下英雄联盟之齐巅大圣生活系巨星校花的近身王者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官门暖婚我真是老司机偷香高手我的徒弟都是主角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