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门诡事|266章:乾坤袋轶事

推荐阅读:吞神至尊超极品纨绔抗日之特战兵王龙神至尊影后的嘴开过光丹道宗师我不想受欢迎啊诸天万界剧透群鉴宝直播间金属乱潮
  苏世富喜欢清晨思考问题,可是他不喜欢清晨闹心啊,海恩昨天叫他今天一起去博物馆,但是没告诉他具体时间,在哪碰面!



  于是,苏世富闹心的思考着,他经过反复思考,认为,海恩不是忘了,就是故意让他闹心。



  早上吃过早餐后,苏世富就对助理说:“去联系一下海恩。”可是说完他又一想,然后叫住了助理说:“算了,你把电话拿过来,我自己来吧。”



  在电话里,苏世富得知海恩在澡堂子里时,他就料定,海恩过夜的这家澡堂子绝对不是什么高级地方。



  然而,当他到了澡堂子之后,他还是震惊了,果然,富有限制了他的想象,他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对公众开放的服务性场所居然能破败到这种程度。



  苏世富看着那俩扇木朽玻璃糊的大门不自觉的往回退了两步,再看那老旧的墙体,苏世富真担心这房子随时会塌,也许一阵强风过后,这里就夷为平地了。



  苏世富看着面前这家澡堂子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掏出手机调出海恩的号码。



  可是他看着那个号码许久,这手指也没摁下去,昨天他可是领教了海恩这个人的心胸,这人可是个是非坑。



  如果自己在门口给他打电话,海恩绝对会想到他苏世富不进去是嫌弃这家澡堂子破旧。



  到时候海恩真要是无事生非,也是个问题,至此,苏世富更确定,海恩就是故意让他闹心。



  所幸,苏世富也是个忍人所不能忍的主,他叹了口气然后掏出手绢垫在手上,推门进了澡堂子。



  但是刚一进屋,苏世富就吃了一憋。



  澡堂子老板坐在椅子上,一看门口停下一辆豪车,一个人推门下来给自己的澡堂子相了一顿面后,掏出手机又收起来,然后用手绢垫着手推门,他就知道,这人绝对是来找人的。



  至于找谁,这整个澡堂子里就海恩和郑直男,那就是找他们俩没错了。



  于是他等苏世富进了屋,开口说道:“男部那边,去吧。”



  苏世富往男部那边走着,出于习惯问了一句:“他们已经跟你打过招呼啦!”



  澡堂子老板回道:“除了他们俩,你难道来这找搓澡的啊?反正你不是来这洗澡的。”



  苏世富脸微微一红,果然,人家看出来了,他想把手绢收起来,但是,一想到这手绢刚才已经碰过那扇门了,就没有收。



  这时,那老板居然又说了一句:“我这是老了点,但是,你还别嫌弃,我这干净的很啊。”



  苏世富当时没反应过来,直到他撩开门帘,他才理解了“干净”二字在这里的解释,不得不说,他这过道是真的干净,连墙皮都没有,两侧过道墙面那青砖就暴露在视野里。



  苏世富都怀疑自己是走到澡堂子外面的胡同里了!



  等出了过道,苏世富再一看,实在是太干净了,除了两条长凳,两个搓澡工,一地架子床,两排钉在墙上的挂钩,就只有海恩和郑直男这俩人了。



  而这俩人现在光着膀子,再看这两个人的姿势…



  此时海恩直着身子,郑直男在他身前,撅着屁股猫着腰,头正在海恩腰部以下,而且两个人几乎是贴在一起。



  苏世富看的直皱眉啊!他心说:“这俩人这干嘛呢,这大厅里还有俩搓澡工看着呢!”



  看到这里,苏世富真想转身就走,可是海恩已经看到他了,并且对他招了招手说:“老苏,过来啊!”



  苏世富看了看那俩搓澡工,一脸纠结的走了过去,而郑直男这时依然在试探,他很惊讶,那个口袋也就一尺长,他的胳膊臂展有二尺二寸。



  可是此时,他整条胳膊都塞进去了,再伸就是肩膀了,可是,手指头尖也没碰到袋的底部,而且不管他怎么转动胳膊,也摸不到任何东西。



  这就有点细思极恐了。



  而就在郑直男感慨不已的时候,海恩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老苏,过来呀!”



  郑直男回头一看,是苏世富来了,可是,苏世富那表情很怪异。



  郑直男再一想,突然就明白了,说起来,他和海恩此时这个姿势确实容易让人误会。



  就在他想把手抽出来的时候,苏世富已经走到他们身边了,只听苏世富开口说道:“我说怎么我要把我女儿给你,你推三阻四说什么也不要呢!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



  海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苏世富,而郑直男却受不了了,这误会大了去了,他连忙抽出胳膊说:“苏老板,这件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而苏世富这时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的丰富,那是一种惊愕,兴奋,不解,贪婪综合起来的表情。



  郑直男没想到,人类的脸居然还可以出现这样精彩的表情,但是,转念他就明白了,看来不用解释了,苏世富是个识货的。



  而这时苏世富开口问道:“这个是乾坤袋?”同时他的手奔着乾坤袋就过来了。



  海恩连忙一手架开苏世富伸过来的手,另一只手护住了自己的乾坤袋说:“老苏,这个你可摸不得。”



  苏世富看了看郑直男又看向海恩,虽然他没说话,但是那表情明显就是:“为什么他胳膊都能伸进去,我摸一下都不行。”



  海恩也没拐弯抹角,直接给苏世富解释了为什么他不能摸乾坤袋:



  原来这乾坤袋是由五行之气炼化出来的,每一个乾坤袋的炼制过程极其漫长,短的七八十年,时间久的百十来年。



  炼制过程的先复杂不提,这是一个五行相生相克的极端过程,而其起始为水,五行循环运转周天,以五行生息开创混沌,再以五行相克辅以极端得手段,使其混沌之气激荡,从而产生爆炸,在这种情况下,炸出一个独有的虚无空间。



  而这乾坤袋一旦炼化成功,内部便自成一方小天地,但是,乾坤袋里的混沌之气起源于水,而五行运转中,金生水。



  金又为财气,所以,像苏世富这样财大气粗的人不适合碰触乾坤袋,一旦碰触,他们身上的财气会被乾坤袋吸走。



  苏世富听了海恩的说法后,他收回了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那么,我问一下,如果一个财力和我不相上下的人获得了这乾坤袋,他是不是会破产呢?”



  海恩从苏世富的话里听出了两条信息,第一,苏世富知道一条乾坤袋的下落,第二,有个收藏乾坤袋的人恐怕凶多吉少。



  他重重的出了口气说道:“这个,如果处理妥善,应该只是走上几十年的低运势,但是,处理欠妥当的话,恐怕就不是坑家败产那么简单了,搞不好就会禍及满门!”



  这话把苏世富听的一愣一愣的,他给海恩和郑直男讲了一件事情…



  那是五年前,苏世富在一次拍卖会上看到了一件拍品,那也是一个乾坤袋,但是,那个布料看上去要比海恩这个好,那个是缎子面的。



  其实,在那条乾坤袋被放上拍卖台的时候,大家对这个口袋根本不感兴趣。



  可是当主持拍卖的拍卖师说出那是一个乾坤袋的时候,现场开始议论纷纷,而当拍卖师请来做展示的那个人,从那个瘪瘪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一尺多高的佛像的时候,全场立马鸦雀无声。



  海恩听到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抬手示意苏世富不用说了,然后海恩问苏世富道:“老苏,如果我没猜错,你说的那个恐怕不是拍卖,你们都被骗了。”



  苏世富不解的看着海恩问道:“可是,那是拍卖啊,而且拍卖出去了。”



  海恩自己点上一根烟然后把烟盒扔给了郑直男继续说道:“那是被安排好的,咱们简单一些来说这个事,那个乾坤袋的主人恐怕做局了,拍下乾坤袋那个人,恐怕不是幸运,而是倒霉,乾坤袋的主人这是要害他。”



  苏世富“嗯”了一声点了一下头,算是默认了海恩这个推测是对的,但是他依然无法理解,于是问海恩:“可是,这个是拍卖,又不是他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海恩摇了摇头说:“其实这个很简单,你只是不知道道门中的手段。”



  郑直男插嘴道:“是啊,你们什么稀奇古怪的法术没有啊!”



  海恩一看郑直男说到这,他心说:“正好借这个机会给郑直男开开脑子。”



  于是海恩给二人讲起了法术的基础知识,按照海恩的说法,法术,分为法和术,法就是各种法门。



  最直观的,比如郑直男开阴眼,那就属于法,而法本身就几乎等同于封建迷信了,所有神鬼妖狐,玄幻诡异的东西都包含在这里面。



  而术则不同,术指的是各种术法,而这些都是一代又一代的道门中人研习.总结出来的。



  每一个术法都有它自己的依据和基础,完善的理论加几千年的实践。



  而且最关键的是,道门中人用的术法,和科学是相辅相成,这也是海恩从谢林曼那里学到的。



  虽然他们的前辈并不懂那些名词,但是,术法包括了生物学,机械工程学,水利工程学,建筑工程学,自然科学,物理,化学,几何等等,等等。



  用谢林曼的话说,如果把海恩这样的人送到德国任何一个殿堂级的研究机构,以他掌握的那些流传几千年的神奇术法,绝对可以推动人类文明,用里程碑来形容都不为过。



  郑直男听到这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师兄,你吹的…不是,你说的真是太高大上了,但是现在的问题那人怎么在一场拍卖会上把一件东西卖给指定的人!”



  海恩也觉得自己扯得有点太远了,不过,谢林曼当初跟他说这些的时候,他真的小小的兴奋了一把,没想到,他们从小就开始学的那些手艺还有这么高大上的一面。



  所以自那之后,海恩每次想起这事,必然兴奋一下,今天竟然说着说着就得意忘形了。



  被郑直男打断了他的话题以后,海恩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其实这个很简单,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局,你玩没玩过抽王八。”



  扑克牌里的抽王八郑直男当然玩过,但是苏世富可没玩过,拉斯维加斯哪一家赌场也没有抽王八啊。



  为了让苏世富更直观的了解,海恩取出了一副牌,现场给苏世富演示了一下,而后,他还告诉了郑直男和苏世富,如何备牌和偷牌。



  海恩的手法把两个人看的是眼花缭乱的,尤其是苏世富,他不无感叹的说:“海恩,如果你去赌博,一定会赢很多钱吧!”



  海恩一撇嘴说:“我这个不叫赌,这叫骗。”



  郑直男接口说道:“十赌九个骗,还有一个正在练,那不就是骗与被骗的把戏吗。”



  海恩一皱眉说:“我是道门中人,又不是江湖骗子。”



  而苏世富一看话题要偏,连忙纠正到:“海恩,还是说说,这个和拍卖会的关系吧!”



  海恩一点头接口说道:“其实,那个拍卖就是这个道理,只要他参与其中,在叫价的环节做一下手脚就可以!”



  苏世富一听这话心说:“这个我得学,如果学会了,那么下次再参加拍卖会,那只要想要什么东西,那岂不是稳操胜券。”



  而当海恩把方法说出来时,苏世富是大跌眼镜,原来,海恩所说的方法,竟然如此简单…


旁门诡事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pangmengui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旁门诡事http://m.szaol.com/pangmenguishi/旁门诡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旁门诡事》版权归原作者铁血炮灰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我的1978小农庄树海林深渔人传说九星之主我被坑成了剑圣大明神级木匠皇帝吾妻非人哉丹道宗师戮中情大唐风华路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