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九章 药引子

推荐阅读:天生神医极品高富帅炼神异界魅影逍遥玄天战尊都市最强装逼系统杀手房东俏房客傲世丹神绝世邪神炎武战神
  寒生赶到了冯家面馆,父亲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怎么玩了这么久?”父亲问。

  寒生笑了笑,没有吱声。

  父子俩匆匆吃了面,然后赶乘回头班车返回了南山村。

  晚上坐在院子里,寒生望着天上的星星一直沉默不语。

  “怎么啦,寒生,在想什么?”父亲一旁问道。

  “什么是泣血症?”寒生突然发问。

  父亲颇为奇怪的望了他一眼,想了想说道:“听说古时蜀国有个皇帝叫望帝,因为国家治理不善,最终导致国破家亡,死后精魂化做杜鹃鸟,夜夜啼血悲鸣不已,被誉为‘杜鹃啼血’。据古医书上记载,民间有一种罕见的疾病,患者相貌发生变异,俊的变为丑陋,而貌丑的却变得漂亮了,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改变了,但无论怎样变化,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流出的眼泪是红的,像血一样。古时人们认为得这种病是因为思念亲人过度,肾水干涸,肝火上升之故,如同那个望帝一般,所以叫做泣血症。你问这个干什么?”

  寒生解释说道:“我现在对中医越来越感兴趣了,主要是那些疑难杂症,别人治不了的。”

  父亲“扑哧”一声乐了,笑道:“胡说,哪一个医生不梦想着找到疑难杂症的医治方法,可是到老也还是白费气力,能治一些常见病也就不错了。有志中医,就要脚踏实地的从日常小病学起,不要好高骛远。”

  “老爹,泣血症是不是相貌越丑其实原先就越俊?”寒生好像根本就没有在听父亲的教诲。

  “唔,可能是吧。”父亲嘴里支吾着,心想,这孩子脑袋里成天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当医生肯定是没指望了。

  夜里,寒生躺在床上第一次失眠了,脑袋里始终在琢磨兰儿生病前的模样。《青囊经》第二页背面上,有一段治疗泣血症的描述,主药是百草霜。乡村里每户农家都有木柴灶,烟火从灶膛里出来途经灶额时,会结成一层黑霜,刮下来就是百草霜了。可就是那药引子难寻,名为“雷击骑马布”,以百草霜调和地浆水涂抹在这种布上,丑时敷在脸面部,亥时可愈,算下来也就是不到十二个时辰,可是经书上并未注明那布究竟为何物。

  “雷击骑马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寒生很早就起床了,来到灶间生火做饭。

  “起来这么早,没睡好么?”父亲问道,他看见儿子双眼有些发红。

  “我昨夜在想中草药的药引子方面的问题。”

  “你这一说倒提醒了我,你今天上大鄣山去采些甘草回来,家里的药引子快没有了。”

  “为什么要用药引子呢。”

  “药引子就是引药归经的意思,用某些药作引子来引导其它药物的药力到达病变部位或某一经脉,也就是起个向导的作用。”

  “药引子千奇百怪呢。”寒生自言自语道。

  “一般都用甘草作引,最能调和百药,为众药之王,所以历代中医尊崇甘草为‘国老’,想学懂非要下苦功才行,好啦,有时间再教你吧。”父亲解释说。

  寒生背起药篓,拿起小药锄,揣好干粮,一声唿哨,带着大黄狗向大鄣山出发了。

  天空阴沉沉的,但愿不要下雨才好,雨天山上路滑,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山谷。

  用做药引子的甘草是一种豆科植物,须在春秋二季采摘,切成厚片晒干使用,主要生长在半干旱地区,江西这里雨量丰沛,一般在陡峭的向阳山坡上才有。

  一路走着,渐渐山高林密起来,树枝上有时可见跳跃的黑斑松鼠,他知道,已经进入了大鄣山。

  大鄣山亦称“三天子鄣”,地处皖赣边界,属于黄山余脉。清代诗人汪循诗云:“清风岭上豁双眸,擂鼓峰前数九州,蟠踞徽饶三百里,平分吴楚两源头。”

  寒生虽然以前同父亲来过,但每每景致却有不同。秋季满山红枫尽染,峡谷中瀑布成群,飞龙吐玉,人烟罕至之地,方觉世外自然之美。

  弯过数条山谷,不觉间感到腹中饥渴,寒生掏出干粮,掰了一块递给大黄狗笨笨,自己坐在一块青石上,吃了几口。对面陡峭的山坡上一片红黄色植物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优质的红皮甘草,约莫着足有数百棵。

  喝了几口清凉甜润的山泉水,然后与笨笨绕道至对面山顶老松树处,从那儿寻路下去采摘。

  来到老松树下,才发现长有甘草的山坡奇陡无比,根本无路可攀下。

  天空中云层渐厚,阴沉沉的,必须在下雨之前采上来甘草。

  “笨笨,你在这里等着。”寒生吩咐大黄狗,一面从药篓里拿出绳索,系牢在松树干上,另一端绑在自己的腰间,背上药篓和小锄,顺着陡峭的岩石慢慢溜下去。

  岩石如狼牙般交错,刚刚溜下去十余米,石隙中突然黑影一闪,冷不丁吓了寒生一跳,差点松开了绳索。急视之,却是一只硕大的沙黄色老山鼠,正呲着白森森的两排大板牙对着寒生虎视眈眈,身后石窝里还有一群肉红色的山鼠崽儿,原来是惊扰了母山鼠。

  赣东北地区的人喜食山鼠肉,往往于立冬前后上山捕捉,开膛除去内脏后晒干,色泽金黄,称之为“金竹山鼠干”。正因如此,成年山鼠对人类报有很深的恐惧和敌意,一般都避而远之。

  寒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山鼠,估计怕是有自己年龄这么大了吧。他对这只被惊扰的母鼠报以友好的一笑,然后继续向下行。

  总共下滑了有四十米左右,已经看到了那片甘草地,可这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抬头望去,那只老鼠妈妈正在疯狂的噬啃垂在鼠窝前的绳索……

  寒生大惊失色,在下面高声叫喊着意图吓走母鼠,可那老鼠妈妈根本不理睬,依旧照啃不误。大黄狗笨笨听到喊声,从岩石上露出脑袋疑惑的望着寒生。

  往上爬肯定是来不及了,万一还没爬到时绳断,非得粉身碎骨不可。寒生向下望还有十多米才到平坦处,于是赶紧下溜,其他的什么也别想了。

  就在还剩五六米到底的时候,绳索终于断了,寒生重重的跌落下去,但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乌云密布,大雨如注。冰凉的雨水落在寒生脸上,他悠悠醒转,感到右腿一阵剧痛,随即又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寒生终于慢慢苏醒过来了。

  “凄凉客舍岸维舟,明月清风古渡头。飞雁不来云欲暮,碧英一树十分秋。”耳边蓦然响起吟诗的声音,似乎很遥远。

  这是一间简陋的土坯草房,屋顶铺着茅草,墙壁上粉刷的石灰水,上面挂着几幅字画,简单的桌椅,自己则躺在一张老式的板床上。

  “你醒啦。”一个颌下留着花白短须的清癯男人进入寒生的视线内,此人的年纪约有五六十岁。

  “这是哪里,你是谁?”寒生问道,一边试图起身。

  “别动,你的右腿断了。”那人说着一口标准的北方话。

  果然,从自己的右腿处传来阵阵剧痛,放射状到了臀部。

  “我记得是从山上摔下来的,怎么来到了这里?”寒生弄不明白。

  那人轻轻的坐在床边,掖好盖在寒生身上的被子,然后说道:“我姓魏,是这里的守林人,你就称呼我吴楚山人好了。这条山沟叫做‘卧龙谷’。你从山上摔下来,又从半山腰滚落到了谷底,还好命大,看上去只是伤了一条腿,等天气好转,我去喊你的家人来接你。”

  寒生疑惑的望着这个讲外乡话的老者,问道:“您不是本地人?”
青囊尸衣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qingnanshiyi/,欢迎收藏
手机看青囊尸衣http://m.szaol.com/qingnanshiyi/青囊尸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青囊尸衣》版权归原作者鲁班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神级龙卫)地狱代表人摄政王的纨绔嫡妃饲养全人类重生之最好时代皇后娘娘太彪悍轮回游戏空间神级修真学生超神制卡师我的学姐会魔法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