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很凶|第一章 北风如刀

推荐阅读:我的贴身校花都市极品医神武神天下魂帝武神邪影本纪赘婿当道我的微信连三界游戏之狩魔猎人一品容华奶爸的文艺人生
  “算姻缘、算吉凶,嫁娶纳采、入宅破土……”

  北风似刀,卷起满天飞雪,掩埋了黄土长街上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沙尘。

  身着羊皮小袄的姑娘,孤零零坐在茶馆外,吆喝着招揽客人的号子。背后茶铺里,坐着个围炉烤火的老妪。

  姑娘面前是铺着八卦图的方桌,桌上放着一桶竹签。

  签有一百零八根,一百零六上,一中,一下。

  如此摆设,肯定算不准,但平日里路过的人,还是会来算上一挂。

  因为江湖本就是如此,顺风顺水,得谨小慎微一百次,而横死街头,只需要一刀。

  姑娘背后插着铁枪,上面挂有算命幡子,扮相也不像个道士。

  但在这个地方却半点不稀奇,对面勾栏里的窑姐儿,腿上也绑着匕首,旁边酒肆里的店小二,腰后也别着弯刀。

  在这条街上,没刀活不下去。

  这条街很繁华,繁华到一年四季不分昼夜都有人从街上经过。

  这条街也很破败,破败到前后都是无边无际的漠北荒原,左右则是被风沙侵蚀的破墙老瓦。

  街上有马匪,有娼妓,有商客,有探子,三教九流只要能想到的这里都有,却独独没有一个普通人。

  因为这里叫秋风镇,漠北是天下的莽荒之地,秋风镇就是漠北的蛮荒之地。

  普通人不会来这里,即便有来的,也大半都埋在了街外的风雪飞沙之下。

  “算姻缘、算吉凶,嫁娶纳采、入宅破土……”

  清亮的嗓音,在风雪中忽远忽近。

  北方的街口,走来了一个年轻人。

  隐藏在勾栏酒肆里的人,似是嗅到了血腥的漠北群狼,无数的目光穿透风雪,落在了年轻人之上,致使长街稍微安静了下。

  年轻人披着蓑衣遮挡风雪,蓑衣下露出刀柄和马皮刀鞘。

  原本缠着白绳的刀柄显出了乌黑之色,黑得发亮,就好似店小二手上沾满酒肉油渍的黑抹布。

  街上人看得出那是污渍,但不是油渍,而是血渍。

  不知多长时间,用多少人的血染出来的。

  短暂打量过后,街上又恢复了嘈杂模样,好似只是漠北边陲的一个寻常小镇,再无半点杀机四伏。

  年轻刀客走到不快,脚步很轻,几乎踏雪无痕,在街上扫了眼,最先就看到了茶铺外的姑娘。

  姑娘太醒目,羊皮小袄干干净净,头上扎着两条小辫,手上还带着两个毛茸茸的手笼,捂着被冻得有些红的脸蛋儿。

  与这条街上的其他人比起来,就像是随便出来逛荡的邻家小妹子,坐在如饥似渴的群狼之间。

  她不该出现在这里!

  但已经出现了,就说明她比周围的狼更危险。

  年轻刀客挑了下斗笠,来到了茶馆前,用蓑衣遮盖了刀柄,在桌子对面坐下:

  “姑娘会算命?”

  “会!”

  姑娘见来了客人,把暖好的手从手笼里抽了出来,拿起了桌上的签筒。

  手很漂亮,五指修长,是握兵器的好苗子。

  但手掌上有老茧,说明刚握兵器不久,还没出山的新人。

  年轻刀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同样五指修长,以前也有老茧,不过握刀太久,如今已经没了。

  年轻刀客失去了以武会友的兴趣,没有再把目光放在姑娘的手上,而是看向了桌上的签筒:

  “姑娘怎么称呼?”

  姑娘把签筒推到了刀客面前,习惯性地晃荡着小腿:

  “左边。”

  年轻刀客看向左边,眼前除了无尽风雪再无他物,他又回过头来。

  “我说我叫左边,不是让你看左边。”

  姑娘认真解释了一句,继续问道:“客官想算什么?”

  年轻刀客仔细想了下,他从不相信阴阳占卜,只相信手里的刀,漠北荒原上的人都是这样,他过来,只是想找个不一样的人聊聊天而已。

  “要不左边姑娘算算,我想算什么?”

  左边煞有其事地打量几眼,认真道:

  “客官年纪不大,长得也俊俏,大雪天孤零零出来跑江湖,肯定很寂寞。以我来看,客官想算姻缘,对不对?”

  年轻刀客笑了下,笑得很阳光,但天生的柳叶眉,却让这张脸带上了几分阴柔。他点了点头:

  “那就算姻缘。”

  说着年轻刀客单手拿起竹筒,晃荡两下,一枚竹签落在桌面上。

  左边低头看去,上书四行小字:

  衰木逢春少,孤舟遇大风。动身无所托,百事不亨通。

  下下签。

  左边眉头一皱,略显不满的看向对面的年轻刀客:

  “你这人,想砸场是不是?一百零六根上上签,你故意把这根摇出来,让我怎么给你解签?我都没学过……”

  背后的茶肆中,在火炉旁煮茶的老妪,摇头笑了下:

  “左边,对客人要客气些,凶巴巴的,以后谁还找你算命?”

  左边‘哦’了一声,把竹签放了回去,又推到了刀客面前:

  “方才不算数,你重新摇一下。”

  年轻刀客看着签筒里的那根竹签,没有再发一言,从怀里掏出了五枚铜钱,放在了桌案上,起身走向了长街的另一头。

  左边呼唤了两声,刀客却未曾回头,眼见对方走远,左边只能站起身来,大声道:

  “我算命一点都不准,你作弊那就更不准了,要是出事儿别算在我头上。”

  年轻刀客没有反应,脚步轻盈地离开了长街,如同来时一样。

  左边想要追出去,把铜钱还给刀客,火炉旁的老妪,却是招了招手:

  “回来吧,自己选的路,总比天注定的好。”

  左边顿住脚步,看了看手中的铜钱,有些不高兴地回到了茶肆,在火炉旁边坐下,抱怨道:

  “今天刚开张,就算了个大凶的签,多不吉利。人家都是求心安,他倒好,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奶奶你说他图个啥?”

  老妪年纪很大,脸色布满褶皱,不过从骨相,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的倾城之容。她摇了摇头:

  “你还小,不懂‘情’这个字,有时候心如死灰松了手,远比执迷不悟放不下结局要好。他给自己摇了个下下签,说明心里已经觉得没戏;若是故意摇个上上签,那就是自欺欺人执迷不悟。”

  左边眨了眨眼睛,还真有点弄不清这么绕的道理,不过对于老妪前面的话,她有点不认同:

  “奶奶,我过完年就十五了,要是在我们中原,都可以成亲生孩子了,我娘就是十五六生的我,哪里小了?”

  老妪眼神宠溺:“好,不小,大姑娘了。都在北齐住了几年了,你娘也在这边,还想着中原呀?”

  左边拿着刚到手的五枚铜钱,在街边买了串糖葫芦,回到火炉旁坐下,美滋滋地小口舔着,含笑道:

  “中原可好了,天下间最好吃的糖葫芦就在长安,比这里的糖葫芦好吃得多。师父说南越不战而降,东玥的皇帝着急了,准备和我们结盟,要是两家联手,很快就能去长安,到时候带着奶奶也过去看一下。”

  老妪摇头笑了下,似乎不太想聊这些事,没有说话。

  左边舔了片刻糖葫芦,发现老妪目光,一直放在年轻刀客离去的方向,她回头看了看:

  “奶奶,怎么了?那个刀客有问题?”

  老妪询问道:“方才,他真动了手脚?”

  左边想了想:“肯定的,他武艺很高,我都看不出深浅,肯定是故意摇了个下下签逗我,一百多只上上签,只有一只下下签,哪有一次就摇出来的?”

  老妪沉默了下,看着年轻刀客离去的方向,轻轻叹了一声……

  
世子很凶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shizihenxi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世子很凶http://m.szaol.com/shizihenxiong/世子很凶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世子很凶》版权归原作者关关公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傲娇老婆我的爱回到明朝做昏君万界仙王超级都市法眼宋医贴身兵王俏总裁高手无敌巅峰小农民搜神记我在贞观开酒馆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