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第一狠人|正文卷 第311章以一敌三

推荐阅读:吞神至尊龙神至尊扛着AK闯大明影后的嘴开过光超极品纨绔我不想受欢迎啊鉴宝直播间金属乱潮征战乐园从亮剑开始打卡
  平静半年的关中,河北,相继动了起来,这一情况,自然落在了晋阳朝廷的眼中,凭借着优秀商品打通的道路,这些消息可以说很快的就传了回去,在他们兵马没有调动完成的时候,晋阳已经做好了应对。



  掌管中枢的房玄龄,立即做出布置,并且通传下去,晋阳的兵马也迅速调动起来。



  李世民兵临潼关,他面对的并非屈突盖一人,同时还有李客师,因为邹羽对李渊势力非常重视,李客师,房玄龄等人都知道得非常清楚,因此才有李客师出现在潼关。



  屈突盖四个儿子东南西北,加上李客师,两万人马把潼关守得水泄不通,尤其是强弓硬弩,让李世民吃够了苦头,攻了几次,再也不敢拿人命去填。



  至于李神通,五万人马刚刚度过黄河,就碰到苏定方的两万人马,一直没有露面的方正,方直,出现在苏定方身边,一千重甲骑兵,四千轻骑,大破李神通一万骑兵。



  至于步卒,同样被装备压制,秦武通,王行敏阵亡,丢下上万尸体,带着三万余人,退回黄河。隔岸牵制苏定方。



  双方交手,不过数日,就分出了胜负,本来兵马就不多,加上伍云召,新文礼等人听调不听宣,王世充三万人马,走到半路,就调头回去了。



  唯有窦建德,直接出兵十五万,号称三十万大军,攻打平州,幽州!对于平洲那边的铁矿,煤矿,窦建德是早已眼红不已。



  可惜窦建德遇到了对手,八万步卒,对战张仲坚的三万乞活军。如今的乞活军,可不是一开始那种各地百姓组合起来的散兵游勇。他们是十多万和突厥血战剩下的勇士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可以说本身就是悍卒。



  镇守矿区,又是边疆,装备自然是最好的一批,即便张仲坚这里主要是生产农具,还是把他们武装到了牙齿。



  三万人,一万弓箭手,一万铁槊兵,一万刀盾兵!弓箭手是钢盔,皮甲,反曲钢臂长弓;刀盾兵是胸甲,钢盔,木铁镶嵌的盾牌以及钢刀;至于铁槊兵,那就是重甲步兵,武器用的马槊。



  马槊本身就是骑兵使用的长武器,看上去就是一支长枪,不过枪尖是一支双刃剑,带有倒勾,牙刃,可以锁对手的武器,又能当刀一样劈砍,又能当矛一样刺杀,一般只有最精锐的士卒或则将领,才能运用自如。



  张仲坚让士卒使用铁槊,就是因为铁槊长刃,可以劈砍,刺杀,无论是对付骑兵,还是对付步卒都足够了。



  一支铁槊,长一丈二,重二十七斤,被士卒举起来,那完全就是一片钢铁树林。



  三万人,全军压上,一开始就是决斗,逼迫着窦建德手下第一大将王伏宝决战。



  顶在最前面就是一万铁槊兵,以一个长蛇阵,踏着鼓点前进,每一个百人队,都有一个喊号子的领头者;领头者是根据千人队令旗来喊口号,红黑两面旗帜,红旗一举,士卒就会前刺。



  第一排刺出,随后就是第二排,第三排。一共就是三排,当第三排刺出的时候,刚开始的第一排,已经拔出武器,再次刺出。红旗不倒,刺杀不止。



  至于黑旗,那就是要求士卒劈砍,主要是对付盾阵。



  铁槊兵完全就是欺负人,全身裹着铁甲,只有两个眼睛洞在外,鼻孔开的洞,都是向下的,因此并不需要防备,即便眼睛处有两洞,不过就那么点大,不知道有多么倒霉,才会被敌人刺中。



  犹如潮水,一波接一波的冲击敌人,更不用说后面还跟着弓箭手,钢臂长弓随意的向前抛射,反正不用担心误伤,一支接一支的利箭,让王伏宝手下士卒,吃够了苦头,本来前去抵御铁槊兵的士卒,被射得七零八落。



  弓箭手一般都是占据高处,被人保护着防守射击,或者骑兵进行骑射,这种一面移动,一面进攻的步卒弓箭手,还是王伏宝第一次看见。



  他分出的两万人,从两翼夹击,被刀盾兵毫无压力的挡了下来。



  以水车捶打出来的钢材,不但轻薄,而且不损防御,里面是木材,比起全钢铁制作的塔盾,重量轻便了许多。钢刀是横刀的样式,十五公分宽度,带着弧形,非常利于劈砍。



  盾阵推进,五千对一万,反而压着窦建德的人手打。钢臂弓进过几次改进,已经变成了一米五长的长弓,反曲形式,让使用者轻松许多,而且射程远了不少。



  弓箭手有两种,一种是以覆盖形式射击的普通弓箭手,一种是精准射击的精英。邹羽更习惯叫他们为狙击手,因为兵源的缘故,邹羽帐下,最不缺少就是这种精英弓箭手。



  见缝插针,一支一支的利箭,从空隙中射出去,夺去一条条性命。



  王伏宝脸都绿了,八万人虽然不是一拥而上,但是被三万人压着打,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四方大将,双刀杜明方,双锤蔡建方,大刀梁廷方,铁枪孙静方,遇到了薛家兄弟。薛家兄弟与窦建德有“杀父之仇!”,这次有机会报仇,自然不会放过,除了薛万彻出征辽东,薛万淑,薛万述留守晋阳,另外四个兄弟全部在此。



  薛家兄弟出身将门,属于武将世家,尤其是薛万钧,武力那仅次于薛万彻,不过数十会合就一马槊,刺杀了杜明方。另外三兄弟也不逊多让,先后拿下了双锤蔡建方,大刀梁廷方,铁枪孙静方。



  前方四万人兵败,王伏宝没有选择继续,明智的后撤十里,落下营寨。



  王伏宝是窦建德手下第一大将,并不是他武力最高,而是他最擅长领兵;略逊于他的是刘黑闼,刘黑闼带领七万人马,攻打幽州。



  要说幽州,自然就是幽州都督罗艺,曾经的十八骑,党仁杰、党仁义、兄弟被调集了过来,幽州,易州抽调了一万城防士卒,加上一万薛延陀士卒,抵达前线,防守刘黑闼。



  “罗艺!你也是个名将,何必臣服于一个小屁孩!不如投靠吾皇,某保证你能封王!”刘黑闼大声劝说道。



  “乱臣贼子!也敢称帝!真是不知死活!现在投降,某保你一命,不然等大军回师,定然取尔等性命!”罗艺沉声说道。



  不说自己已经身居高位,就是儿子罗成也是受到重用,单凭这一点,他就没有背叛的意图。从陈到隋文帝,隋炀帝,再到义宁!可以说是历经四朝,罗艺除了性格上一些缺陷,本身对于人情世故,看得非常通透。



  邹羽是不是真心用他们,这一点他能够深刻的感受出来,不说职位,还有赏赐的物件,甚至手下权力,兵力,从未减少,掌管幽州,营州等地的兵权,这就是最大的信任。



  当然罗艺能够带领两万杂兵,就前来阻敌,他的底气就是外甥秦琼。



  “不识好歹!本来念你一把年龄,名头不小,给你一个面子,既然自己找死,本将成全你!”刘黑闼大怒,指着罗艺骂道。



  在他看来,两万对七万,还选择野战,这罗艺肯定是过于自信了,毕竟这里就是一处平原,有没有埋伏,五里之内,一目了然。



  刘黑闼让窦建德手下第一高手王小胡领兵两万,直接攻了过去,不但如此,又分出两万人马,一左一右,围歼过去。



  打仗就是这样,一攻一守,如果是野战,那就是实力的硬碰硬,比的就是谁更精锐,谁的人手更多,谁的武将更强。



  范愿、董康买、曹湛、加上王小胡,还有自己,刘黑闼不相信罗艺这一面,会有如此多将领,再加上自己人手更足,因此一点都不担心打不过的问题。



  人上一万,无边无垠,数万人的战场,自然不算小,即便是罗艺依山下营,守住要道,那位置也非常宽,是一个两山之间,长度千多米的地方,还有两侧也得布置人手防御,因此刘黑闼才会三面进攻。



  进攻当然也不是四万人就那么一拥而上,士卒配合,刀盾,弓弩,排着阵型逼近,一队一队的,由试探到硬攻,虽然看上去像是添油战术,其实不然。



  不通过试探,哪里寻找得到薄弱之处,而且犹如潮水一般,连绵不绝的进攻,让守卫得不到丝毫休息,而进攻一方全是生力军,这才是最正确的进攻方式。



  刘黑闼想得是不错,只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窦建德因为只是叛军,又被隔绝在河北,手下最缺少战马,唯一的五千骑兵,那是窦建德的王牌,根本就没有派出来。



  其实这也不奇怪,中原本就缺少马匹,一直以来数量众多的战马,都是掌控在朝廷手中,三征高句丽死了不少,连年战斗,又损失众多,像窦建德这种义军,数量就更加稀少了。



  习惯了步卒作战,下意识的就忽略了骑兵,尤其是大规模骑兵运用,所以当远处传来铁骑踏地“轰轰”的声音,眺望远方,尘土飞扬,一排黑影逐渐逼近,刘黑闼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快!布阵!布阵!枪兵上前!弓箭手准备!”刘黑闼焦急的下令。



  感受到大地隐约传来的震动,就连前方攻打罗艺布下营地的士卒,心里都慌了神,刘黑闼本部同样如此,所有士卒,手忙脚乱的在上官驱使下,调转方向,斜着面对骑兵来的方向。



  都知道骑兵的机动性,刘黑闼紧急让士卒部成一个方圆的阵型,把弓箭手安放到中间,四周是刀盾,长枪,铁槊等兵种。



  还没有完全布置出来,骑兵已经近在眼前,看到骑兵直愣愣的冲上来,方向都不带转的,刘黑闼脸色已经黑了。



  中原的骑兵,和草原骑兵有所不同,习惯性披甲,只不过为了减少负重,那也只是皮甲,战马和骑兵有皮甲防护正面,那也主要是防备弓箭。



  眼前这是什么东西!连人带马,全部笼罩在铁器之中,在阳光下闪动着刺眼的光芒,宛若一群发光怪兽,举着长长的武器,刺入阵中。



  “无可匹敌!”这是刘黑闼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



  骑兵无视他仓促布下的防御,在人群中破开一条血路,血路越来越宽,而且直冲他的中军。



  仓促布置的三万步卒,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一万骑兵,尤其是空旷的地方,刘黑闼心如死灰,看着手下被屠杀,毫无办法。



  拼命还是逃跑,这是唯一的两个选择,看着平推过来的骑兵,最后还是保命的心思占据了上风,刘黑闼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现在是能跑一个是一个。



  虽然惨败回去会面对窦建德的怒火,不过想想自己和窦建德的关系,他从不认为窦建德会因此杀了他。



  好在他有战马,并不担心跑不掉,只不过当他带着三百亲卫逃跑的时候,相当于抛弃了七万部下,包括还在前方攻打罗艺的范愿、董康买、曹湛三个将领。



  范愿三人,自然也见到了骑兵,匆忙鸣金,收缩兵力,不过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罗艺反守为攻,带人冲出营地,死死的咬住不放。



  逃跑与投降,这是三人面临的选择,范愿、董康买自知逃不掉,即便是逃回去,估计也没有好下场,因此思考一下,立即下令投降。毕竟来说,自己手下还有好几千人马,投降也有一定的话语权。



  唯有曹湛,他是窦建德的妻兄,自然没有想过投降,带人就想撤退。只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是窦建德妻兄,带领的是两万士卒正面进攻,因此面对的是罗艺本人的怒火。



  刘黑闼口出狂言,激怒了这个老将军,说实在的,武将哪个没有攀比之心,儿子外甥多次几下战功,攻打草原,辽东,斩将杀敌,名头越来越响亮,自己这个长辈,反而有种被人遗忘的感觉,尤其是被刘黑闼藐视,这更让他怒火中烧,因此曹湛这个倒霉蛋,就被他盯上了。



  还在找"隋末第一狠人"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隋末第一狠人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suimodiyihenren/,欢迎收藏
手机看隋末第一狠人http://m.szaol.com/suimodiyihenren/隋末第一狠人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隋末第一狠人》版权归原作者五叔在此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唐风华路用什么去衡量父母的爱抗日之特战兵王一剑独尊超极品纨绔医香开局签到一个女帝金属乱潮科技之开局直播造火箭旁门诡事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