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那年洞湖

推荐阅读:吞神至尊超极品纨绔抗日之特战兵王龙神至尊影后的嘴开过光丹道宗师我不想受欢迎啊诸天万界剧透群鉴宝直播间金属乱潮
  即墨蛛阴张开的两只手臂无力颓废垂着,即墨蛛阴眼珠子停止转动,变成一双空洞的眸子。

  “小皇叔!”即墨兰泽一声惊呼,顾不得自己体内紊乱难定的气血涌动,冲到即墨蛛阴面前,扶住他冰冷的肩膀,用力摇晃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从未出想过的状况。

  即墨兰泽刚一板起即墨蛛阴冰冷的身体,额前两缕遮掩面容的碎发被风扬起,空洞的眼球之中再度挤出四颗眼瞳,在眼白中扩散收缩。

  即墨兰泽面色大变,被这样一双诡异的眼睛盯住,顿时深处一种灵魂被摄住的错觉。

  冷汗一点点的沁湿背衫。

  即墨兰泽反应不可谓不快,在他那僵硬眼珠子转动的一瞬间里,她闪电般撤手逃离。

  白靴点雪,身体化作疾影而飞速后撤。

  就当她即将离开即墨蛛阴危险的气场范围,后背猝不及防被轰中一掌,身后传来牧片风阴冷的笑声。

  原来在即墨蛛阴失控瞬间,束缚他的蛛网已然消失。

  即墨兰泽喉咙涌上一股腥甜之意,还来不起将喉中鲜血吐出,整个人又被拍了回去。

  即墨蛛阴歪着脑袋,僵硬的伸出手掌,速度却是绝然不慢的扼住她的脖子。

  这下莫说吐血了,连呼吸都已是不能。

  即墨兰泽整个人被提起,双腿悬空,眼皮上翻,口中不断有血沫吐出,那手掌仿佛有一种可怕的力量,操控着她体内的阴体运转轨迹。

  竟然调动不得半分力量。

  她就像是一只孱弱的幼猫,随时都有可能被捏死。

  “呃……呃……是我……我是兰泽啊,皇叔……”她艰难地发出了濒死的声音。

  牧连焯喃喃道:“这是什么回事?为什么他身上会流露出方才那个黑水妖魔的气息,甚至浓郁度增强了十倍不止?!”

  颈骨被捏得咯吱作响的声音十分刺耳。

  即墨兰泽命悬一线。

  牧片风舔了舔虎口的血伤,犹如一只舔舐鲜血的恶魔。

  他身体被切开的血肉翻涌出黑雾,然后愈合:“这算得上是一个意外之喜了吧,即墨蛛阴狂妄自大,我倒是没有想到传言果然是真,他竟然连自己的同族都吞噬。”

  “同……族……”即墨兰泽被紧扼而充血赤红的眼眸溢出两行血泪,分明已经到了濒死之境,却仍旧能够散发出凛寒的杀机。

  她忽然好似明白过来了什么,双手死死抓住脖颈上的那只手掌,破碎的嗓音在风声中断断续续:“皇叔……不要被……这种东西控制……”

  “呵……”牧片风露出嘲弄的冷笑:“如今他的意识已经被策海阴魔所侵蚀,可不再是你的皇叔即墨蛛阴,今日谁也救不了你,乖乖献上你的阴体,这便是你们今日侵犯我北疆该付出的代价!”

  即墨兰泽耳朵嗡嗡作响,已经将他的话听不真切,眼中的血泪越来越多,自玉颜滑落,别有几分凄美之意。

  她无力喊着:“小皇……叔叔……”

  犹如冰冷寒铁死扼的手掌骤然一僵,竟是松了几分力道。

  他僵硬地脑袋偏向另一边,那无数只眼瞳挤凑在一起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目光里混合着漠然、嗜血、以及一丝丝处于长辈怜爱的多重人格。

  手掌松开。

  即墨兰泽跌落,伏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呛咳出猩红的鲜血,串串血珠洒落在洁白的雪地间,点点殷红。

  牧片风的表情逐渐难看。

  虽然体内伤势难稳,甚至在方才即墨蛛阴的气息侵蚀下,伤势愈发严重。

  可是即墨兰泽那张俊雅的玉容上显露出了欣喜与庆幸之色,她擦去唇角的鲜血,刚一扬起脸来。

  嗤!痴!痴!

  三根漆黑极长的细刃从即墨蛛阴的掌心中激射而出,分别贯穿她的肩膀腹部与大腿。

  极其残忍的串钉在雪地之中。

  即墨兰泽欣喜的神色还僵硬在脸上,身体传来的剧痛一起眼前人陌生的眼神,让她灵魂剧痛。

  身下血色蔓延成河,温热的鲜血被积雪冻结成血珊瑚一般的美丽晶体。

  凄美,死亡,悲伤。

  牧片风面上的阴郁褪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即墨蛛阴歪着脑袋,发出空洞的语言:“肚子,饿了。”

  即墨兰泽声线颤抖破裂:“小皇叔叔,我们为……自己子民复仇而来,敌人……还没有倒下,我们不……可以……败在这里……”

  “肚子,饿了。”他好像只会这机械的一句话。

  “小皇叔叔……你说过的……你不愿伤害同胞……你也想守护……自己的血亲……”

  “为什么,吃不了你。”他空洞的嗓音逐渐危险不耐。

  “小皇叔叔……”她的目光逐渐滚烫,因为有鲜血滚烫从她眼中流出,容颜凄美绝望。

  “你,好,吵。”最后空洞冰冷的三个字,好像决定了她的命运。

  即墨蛛阴的意识已经全然消失,不知是被身体里吃下的怪物所反噬,还是压制。

  这个披着缝合躯壳的怪物因为饥饿,面容逐渐狰狞起来,手掌控住那三根黑刃,开始疯狂在她体内来回抽

插。

  “啊啊啊啊!!”即墨兰泽再也看不清眼前景物,视线被一片猩红所代替。

  鲜血飞溅在即墨蛛阴的脸上,至亲的鲜血非但没能减少他的戮意,反而激起了他饥饿的狂怒。

  他的动作愈发激烈,似是恨不得将她身体切开。

  即墨兰泽痛苦哀嚎,伤口已是血肉模糊,但也抵不过亲人利刃入体那种心灵上的肝肠寸断。

  “够了!”牧连焯看不下去了:“此女是个人物,可杀不可辱。”

  “呵呵,小侄儿着什么急,我可没有那种辱杀女子的变态嗜好,只不过你也无需将这种阴刹人当成女子看待,她在死之前所遭遇的痛苦与绝望越深,灵魂也就越甘醇。”他轻抚虎口上的印记。

  这样一来,他的策海妖魔,便能够更加强大。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飘雪不知何时停散。

  幕后便是夜落深深时。

  惊雷乍响!天空撕裂!

  如山柱般粗细的幽蓝雷电,从天而降,直直劈中即墨蛛阴的身体。

  黑夜长海被雷光所照亮,雷昼光亮之中,出现了三道人影。

  空气中,似有青羽飘飞。

  即墨兰泽听到雷音的那一瞬,身体的折磨也已然停下,虚弱地趴伏在雪地间,蓝衫衣袖被雪中鲜血所沁湿红染。

  一枚青羽轻若无物般的落在了她的鼻尖之上,一抹淡淡的药香盈溢在她的气息之间。

  这股清悠药香气味陌生,却似包含了一种极为尊贵不凡的味道。

  像是九天神宫里流传下来的古老神秘的熏香。

  轻轻细嗅,身体间痛苦撕裂的伤口似是隐隐痒麻,带着丝丝酥意。

  她虚弱睁开眼睛,清澈的黑眸前飞扬几缕银色的发丝,在黑暗夜晚的金袍下,仿佛发亮的神秘碎银。

  她的视线被鲜血模糊,只能够看清眼前一个欣长的影子撑着一把伞,缓缓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蹲下。

  冰冷的脸颊忽然被一只温热微湿的手掌所触即,面颊上的鲜血被细细擦拭。

  那手掌指尖似盛着什么清凉的液滴,在她眼角轻轻抹过,那液滴就渗入至他的眼瞳之中,洗去了血污。

  眼前视线顿时清明。

  即墨兰泽愣住。

  那是一张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脸。

  沙海楼下,洞湖假山。

  那一年,眼前这名少年亦是这般以俯视的角度拿眼将她轻看。

  那灼热的体温,冷酷的侵略,虽然只是临门一脚的踏入禁地,却也在她尊贵高洁的皇女之名上,烙印下了不可洗去的余污屈辱。

  光是迎上这少年打探的目光,她半边身子都麻了。

  一想到方才自己的脸颊还被他如此轻柔抚摸,即墨兰泽的身体就开始微微发抖。

  陵天苏皱了皱眉,按住她的肩膀:“再抖,伤口裂得更快。”

  即墨兰泽低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那只手掌,呼吸紊乱了几分,先是很有礼貌的致谢:“感谢相救。”

  陵天苏道:“不客气。”他要救的是这壳子。

  虽然当他赶来的时候都已经开了三个血洞了……

  致谢完,即墨兰泽又磨了磨要:“恩归恩,怨归怨!当年你对我做出如此卑鄙无耻之事,休想携恩让我忘怀。”

  陵天苏忽然感受到了两道富含杀气的眼神。

  他连忙挺直腰,正容道:“七皇女阁下可莫要信口雌黄,当年事我也是迫于无奈,其中种种原因想必也不用我来多说,只不过,我可从未占你身子,你可莫要一副怨妇神色。”

  即墨兰泽被此人的无耻差点气得吐血晕过去,该摸摸戳戳的事情都做了,半个身子都拱过来了,还让她莫要一副怨妇姿态。

  她想咬人!

  陵天苏无视她那杀人的目光,取出三颗炼制好的气血灵丹,放入她的掌心之中。

  (ps:感谢仨岁小可爱的巨额捧场,感动,感激,感谢。)

  不再同她过多交流,而是撑伞将视线往牧片风方向看去,他勾唇一笑:“这是知道你们家姑爷回来了,随意特意到此来迎接我的吗?二叔公。”

  这一声二叔公,唤得别样讽刺冰冷。

  牧连焯面色苍白,看着少年身后的白衣少女,干裂的嘴唇嗡嗡起伏:“子忧……”

  长海起风,微潮起着一缕腥。

  骆轻衣白氅在北疆风雪之中长舞,立于墨黑长海之畔,清冷淡漠的眸看着浊渊难以窥视的深海,瞳内深处隐约有着两簇银白火莲在跳动。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woshibany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是半妖http://m.szaol.com/woshibanyao/我是半妖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是半妖》版权归原作者北燎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我的1978小农庄树海林深渔人传说九星之主我被坑成了剑圣大明神级木匠皇帝吾妻非人哉丹道宗师戮中情大唐风华路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