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正文卷 888、两个被“刀劈”的闺蜜(恭喜tes让二追三)

推荐阅读:吞神至尊丹道宗师抗日之特战兵王龙神至尊影后的嘴开过光我不想受欢迎啊渔人传说诸天万界剧透群不死神皇鉴宝直播间
  陈汉升大概也没想到,他会在一天之内被踹两次。



  不过总结起来,萧容鱼是对陈汉升心灰意冷,尤其知道沈幼楚怀孕后,小鱼儿觉得这种“四人关系”实在太复杂了,所以她宁愿小小鱼儿没有父亲,也不要陷入这种混乱中。



  这个抉择,真的是非常“小鱼儿”了。



  至于沈幼楚,她并不知道陈汉升和萧容鱼上午谈话的内容,还担心胡林语的行为,可能会影响陈汉升和萧容鱼之间已经稳定的感情。



  沈憨憨太过善良了,也没有竞争的想法,总是愿意为其他人考虑。



  胡林语就特别的生气,为什么还要忍让呢,这是好不容易“争取”得来的机会啊,沈幼楚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宝宝想一想啊。



  陈汉升其实是最难熬的,他现在都没办法告诉沈幼楚,萧容鱼刚刚把我踹了。



  不然的话,胡林语很可能会大声质问:“你是因为被萧容鱼踹了,所以才过来找幼楚的吗?”



  三个人就这样僵持住了,阳光透过玻璃窗的过滤,稀稀落落的洒在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皂角清香,这是被褥被照射后,残留的洗衣液味道被蒸散出来了,闻起来就好像阳光的气息。



  本是大好春光的一天,现在只能遗憾的浪费了。



  过了一会,陈汉升决定暂时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结,关心更重要也更实际的事情:“怀孕······什么时候发现的?”



  “早上。”



  胡林语答道,同时还瞅了一眼桌上的试纸。



  陈汉升拿起来,试纸上果然是清晰的两道红杠。



  上次小鱼儿怀孕也是两道红杠,现在又是两道杠,陈汉升觉得自己也是个“四道杠少年”了。



  在少先队的官职体系里,一道杠是小队长,二道杠是中队长,三道杠是大队长,四道杠大概能混个“全国少先队员总政委”这一类虚空职务吧。



  “哎~”



  心里默默的调侃完毕,陈汉升也是叹一口气,“二进宫”当爹的感受真是又惊又喜又愁又忧,千头万绪不知道如何形容,倒是很想找个地方静一静或者发泄一下。



  他妈的,日子怎么越有钱越不好过呢!



  “我先去一下办公室,那边还有客人等着我。”



  陈汉升没有说谎,58同城的团队还等着融资呢,不过离开前,因为他很了解沈幼楚,所以认真的“警告”几句:



  “你不要想着偷偷的离开啊,阿宁小学已经报名了,我和校长班主任关系都不错,你不能为了逃避我,耽误了阿宁的学习。”



  “婆婆虽然身体不错,不过总归年纪大了,建邺的医疗资源更丰富,你不能带着婆婆离开这里。”



  “再说以我现在的社会资源,想找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如果你非要这么做······”



  陈汉升本想“霸道邪魅”的冷笑一声,可是看见无助又迷茫的沈憨憨,陈汉升心里一软,冷笑也变成了苦笑:“如果你非要这么做,我妈大概会锤死我。”



  ······



  陈汉升没有开玩笑,梁太后要是知道沈幼楚怀孕,结果又带着孩子不见了,陈汉升真可能会被亲妈锤没了。



  里可以这样写,还可以让长大后的两个孩子有一段偶遇碰面什么的,不过在2006年的现实生活里,陈汉升可以轻易的找到沈幼楚,所以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回到果壳电子后,陈汉升也没有立刻去会议室,他反而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然后打开保险柜取出那张“怀孕秘方”。



  这张秘方给了陈汉升太多的误导,原来准备给小鱼儿使用的,结果还没来得及修罗场就已经爆发。



  更没想到的是,小鱼儿在爆发修罗场之前就已经有了宝宝。



  后来,陈汉升把这张药方当成调整身体的保健品,年初的时候喝了几次,也许就是那几次喝出事了,沈幼楚怀孕的时间大概也是这阶段。



  “妈的,该起作用的时候,没起作用;不该起作用的时候,又胡乱掺和。”



  陈汉升原来想把这张药方撕掉的,后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住了,揉成一团再次扔进保险柜里。



  下面和58同城的洽谈倒是异常顺利,再次遵循了“恋爱失利,事业顺利”的主旨思想,种子资本拿出500万美元,换取58同城9%的初始股份占比。



  这是一笔很大的投资,但是陈汉升决策的非常果断,而且都不需要签订“对赌协议”。



  “对赌协议”说白了,其实就是资本玩弄创业公司的把戏,比如现在种子资本要签订对赌协议,要求58同城在5年内达到某个盈利标准。



  如果达不到,种子资本就可以收购58同城50%以上的股份占比。



  这对那些雄心勃勃的创业者来说,明知道是个陷阱,他们也会跳下去的,不过很多人最后都以惨败告终。



  陈汉升不要对赌协议,那就说明他只要收益,对控制企业根本没兴趣,所以58同城的创始人姚金波非常诧异:“陈董,您对我们公司的前景非常看好吗?”



  “啊······也不是。”



  陈汉升从心不在焉的幌神中反应过来,装逼的话也是随口就来:“我投资不怎么看项目,只看人的,我很欣赏姚总所以就投了,没有其他理由,后面的手续会就由孔董主导,恕不奉陪了。”



  说完,陈汉升就这样离开会议室,丢下面面相觑的姚金波一行人,还有习以为常的孔静。



  当年果壳电子还没有手机这种超级捞金的产品,陈汉升都能直接给久游投了300万美元,现在财大气粗的情况下,扔出500万美元一点都不奇怪。



  当然了,那个300万现在已经翻了好几倍,更重要的是,也为陈汉升在投资界创下了一个优秀的口碑,这是资本圈里里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信誉。



  经过两个多小时候的商谈,58同城的团队和种子资本签署了草拟合同,走出果壳电子大门的时候,他们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



  有个合伙人还问道:“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陈董了,到底是人傻钱多呢,还是眼光真的那么优秀?”



  “你看看周围是什么?”



  正是而立之年的姚金波,仰望江陵郊区湛蓝蓝的天空,笑呵呵的问着同事。



  “果壳电子啊。”



  同事左右瞅了瞅,不明所以的回答。



  “还有呢?”



  姚金波继续问道。



  “还有······”



  同事又仔细看了一遍,这周围好像只有一个小米电子吧。



  “你这眼光有些短浅啊,还有政府的支持嘛。”



  姚金波指着不远处正在轰鸣的工地:“果壳原来的地皮只有480亩,现在不知不觉扩建了200多亩,地产商也开始在这边盖楼建了,我估计不出两年,果壳电子的周围就会形成一个小型居民区和商业区。”



  “这里原来可是贫瘠的工业区,能以一己之力,改变生态环境的人,怎么会是人傻钱多呢?”



  姚金波盯着果壳那个巨大的“K?”logo,颇为敬佩的说道:“现在很多公司在CBD租几层楼,安装几个服务器,搞个噱头炒作一下就准备上市了,其实那都是骗人的鬼玩意,果壳这样的才是实业,所以政府特别喜欢。”



  “在我们国家,只要政府支持的东西,那就只会越做越大!”



  姚金波笑了笑说道:“看着吧,等到果壳上市的时候,肯定又是一头巨鳄,可惜苏东省的大企业实在太多了,陈董想成为全省首富还是有段距离啊。”



  ······



  不过,这个被姚金波看好成为“省内首富”的陈董事长,他谈完生意就就彻底消失了。



  不仅贴身秘书聂小雨找不到,就连亲妈梁美娟也找不到,最后还是死党王梓博找到了陈汉升。



  “小陈,你人在哪里了?”



  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后,王梓博说道:“梁姨找你回去吃饭呢。”



  “不好意思,我不是陈董。”



  听筒里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子声音:“陈董正在健身房里,没有拿着手机,这个电话也是陈董让我接一下的。”



  “锻炼身体?”



  王梓博愣了一下,他现在也听出来了,这是港城老乡张卫雨的声音。



  王梓博和张卫雨认识但是不熟悉,王梓博读书时是个好孩子,对于张卫雨这种校外混混虽然不怕,平时也是避而远之的。



  不过王梓博也知道,张卫雨现在是跟着死党混的,有时候陈汉升明面上不方便处理的问题,一般都会让张卫雨去解决。



  “小陈在哪里,我去过去找他。”



  王梓博不放心的说道。



  发小长时间联系不上,虽然以陈汉升的个头和剽悍的性格,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不过稳重老实的梓博还是想确认一下。



  一个小时候,王梓博出现在江陵区上元大街这边的“巨石健身房”。



  2006年健身的人口基数还是很少的,也许是观点还没有转变过来,就连很多年轻的大学生都觉得满身肌肉疙瘩比较难看。



  所以现在健身房里的会员很多都是外企白领,要不就是留学归来的学生,王梓博虽然已经是大四了,不过他也是第一次走进健身房。



  小慧姐以前倒是经常来这种“高端场所”,毕竟对她来说,“星巴克、健身房和奢侈品”就是装逼三件套。



  王梓博有些不能理解,他还没有科学健身的概念,总觉得想练肌肉去操场的单双扛啊,简单又实惠,哪里需要好几千块钱办张卡啊。



  刚走进健身房,王梓博就有些脸红,因为迎面就是个穿着紧身衣的美女,身材凹凸有致,脸上挂着汗水,看着总有一些别样的诱惑。



  王梓博赶紧低下头,经过一大串说不出名字的健身机械器材,终于在一个小房间里发现了死党。



  张卫雨像保镖一样站在门口,看见王梓博以后,他还客气的打个招呼。



  王梓博也点点头回应了一下,不过小房间里并没有没什么健身器材,只有两个木头人和一把木刀,好像是健身房特意为这位亿万富翁准备的vip场所。



  其中一个木头人已经被劈烂了,另外一个也被打的残破不堪,陈汉升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手里的木刀已经有了缺口。



  “咋了?”



  王梓博问道,很显然发小这是在发泄怒火啊。



  陈汉升没说话,仰头“咕嘟嘟”的喝完水,冲着木头人抬抬下巴,示意王梓博自己去看。



  “我靠······”



  王梓博走近了一点,忍不住冷抽一声,原来那个被劈烂的木头人上面,居然贴着“胡林语”三个字。



  “我明白了~”



  王梓博摇摇头,肯定是胡林语惹怒了发小,偏偏她又是沈幼楚最好的朋友,而且一点私心都没有,所以就算是暴躁跋扈的流氓陈汉升,他都没办法出手对付,最后只能委屈到劈假人发泄。



  “算了。”



  王梓博陪着坐到陈汉升身边,安慰着说道:“你不是一直说她是傻子吗,那还计较什么呢,其实胡林语没坏心的,就是性格莽了点。”



  “一言难尽,你也去砍几下吧。”



  陈汉升没想解释什么,把木刀递给王梓博。



  “行。”



  王梓博都有些心疼发小,如果非要进行类比的话,胡林语就相当于边诗诗之于萧容鱼。



  如果哪天边诗诗得罪了小陈,大概他也只能发泄了。



  “嘿!哈!给爷死!”



  王梓博抱着帮发小出气的念头,狠狠的劈着那个“胡林语”假人,没想到劈着劈着他发现还是挺有趣的,原来这样真能发泄心中的不满啊。



  “二货,好玩不?”



  陈汉升在后面问道。



  “嗯,太好玩了。”



  王梓博“嘿嘿嘿”咧嘴的傻笑:“下次我遇到什么不爽的事情,也要过来砍几刀,旁边那个假人是谁啊,也是胡林语吗?”



  王梓博一边说,一边凑过去看了看,突然张大嘴巴比刚才还吃惊。



  “这,这······”



  王梓博转头看着陈汉升,瞠目结舌的问道:“小陈,为什么这个是边诗诗啊?”



  ······



  (不好意思晚了点,今天看了tes的比赛,让二追三太牛逼了,lpl加油,顺便求个月票。)


我真没想重生啊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wozhenmeixiangzhongshenga/,欢迎收藏
手机看我真没想重生啊http://m.szaol.com/wozhenmeixiangzhongshenga/我真没想重生啊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真没想重生啊》版权归原作者柳岸花又明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一世符仙娱乐之唯一传说大唐第一少镇神司修行的年代帝国再起我的1978小农庄树海林深渔人传说九星之主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