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血核|野兽骑士 第176节:她只是在逢场作戏

推荐阅读:天才高手在都市弑神之王重生弃少归来末日轮盘我的极品护士老婆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叶君临李子染顶级神豪最佳赘婿最佳女婿.
  帐篷内,针金和紫蒂小声地争吵着。



  “告诉我实话,我美丽可爱的未婚妻,替身他没有碰过你吧?”针金眯着双眼,死死盯着紫蒂,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紫蒂瞪眼摇头,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针金:“你在怀疑什么呢?大人!当然没有!”



  “不,请等一下。”紫蒂伸出手掌,做了一个下按的动作,“这不是现在的关键。我以为大人你偷偷过来,是来找我商量有关蓝狗狐狼,有关魔兽军团的事情。这才是我们眼下最需要关心的!”



  “这个当然是要关心的,但是我也得关心我的未婚妻!”针金眉眼瞪起来,流露出一股怒意,“尤其是当其他男人,当着我的面,亲自握住我未婚妻的手的时候!我可是连你的手,都没有牵过呢。”



  说着,针金就伸手,要握住紫蒂的手。



  紫蒂立即后退,手缩了回去,针金握了一个空。



  针金正要大怒,这时帐篷外传来替身的声音:“紫蒂,你睡了吗?”



  针金一惊。



  “快,快躲起来。”紫蒂也惊惶起来,静默地张口,不断变化嘴形,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好在紫蒂的帐篷中陈设很多,针金连忙躲进角落里。



  “大人,我还没有睡。请进来说吧。”紫蒂深呼吸几口气后,用一种相对平静的声音开口道。



  替身掀开门,进入其中。



  紫蒂穿着那身带兜帽的魔法袍,宽大的魔法袍显得少女更加娇小可怜。



  看到紫蒂的神态,替身叹息一声,走到紫蒂面前,将紫蒂揽入怀中。



  紫蒂身躯微微一颤,没有反抗。



  阴暗的角落里,针金偷偷瞧见了这一幕,顿时怒瞪双眼,血丝充斥眼眶,差一点他就要跳出来!



  “害怕了么?”替身轻声安慰。



  他清楚,蓝狗狐狼曾带给紫蒂巨大的心理阴影。



  “有大人在,我不怕的。”紫蒂柔声地道。



  “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第一头蓝狗狐狼死在我的脚下,第二头也死了。第三头、第四头,哪怕出现更多,只要有我,我不会让你受到它们的伤害。我向你保证!”针金安慰道。



  紫蒂在针金的怀中仰头:“针金大人,我信你。”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东西,少女的神色变得有些异样。



  “该死的,该死的!”阴暗中的针金咬牙切齿,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在脑海中已经将替身大卸八块十几遍了。



  “哦,对了。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因为一些血。”替身对紫蒂微笑着。



  “我需要你偷偷地做。”



  “事情有结果之前,不要告诉其他人。”



  “嗯?!”躲藏着的针金只感觉一股怒气,从心口一直冲到自己的头顶。



  “你想要干什么!?”



  “该死的,胆大包天的东西!你只是替身,你是假的!!!”



  “你居然敢……你居然敢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



  紫蒂被替身拥入怀中,脸上则浮现出了一片羞红:“大人,你想要……做什么?”



  针金看到此情此景,瞳孔顿时缩成针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羞辱:“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自和紫蒂认识以来,他还从未见过对方流露出这样动人心魄的娇羞之色。而流露出折磨娇羞之色的未婚妻,却被别的男人紧紧地抱在怀中!



  “别误会,我是指……”替身还没说完,就被紫蒂打断。



  “大人,你流鼻血了。”



  “呃。”替身也感到血液流淌下来,他尴尬极了,“听我说,紫蒂,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针金感到整个人都要被气炸了!



  “火气很旺啊!都流鼻血了。该死的东西,等到真相大白,我一定要把你阉了,把你阉了!!”针金在心中狂吼。



  替身离开之后,针金立即跳出来,手指着紫蒂,浑身发颤:“你!你刚刚还说,他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说,说实话,不要隐瞒我!”



  “我说的就是实话!”紫蒂满脸紧张,还有被冤枉的委屈,“大人,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呢?”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啊?你刚刚就在我的眼前,对其他男人投怀送抱!”针金嘶吼。



  “小声点,你要让他听到动静吗?他可是白银修为,听力比我们更加灵敏。”紫蒂连忙提醒。



  针金顿时就将声音压低。



  但下一刻,他就感到不对劲,感到更加的屈辱。



  “我是你的未婚夫,我才是真正的针金,我现在居然要和你偷偷说话,不敢被一个冒牌货发现?!”



  “大人,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以为我愿意吗?愿意这样糟践自己,和一个替身逢场作戏?我还不是为了我们现在的安危,为了我们的计划吗?!”紫蒂变了脸色,严厉地反驳。



  针金气势一滞。



  紫蒂继续道:“如果被替身发现了真相,你觉得会怎样?我们现在的实力,你是知道的。我们能掌控得住他吗?”



  “不能!”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依靠他,来对付鬃戈,应付蓝狗狐狼的魔兽军团!”



  “让他误以为自己就是大人你,让他为我们卖命,让他冒险去森林追查,让他顶在战斗的最前线,而大人你安然位于后方,他的战绩、他的名声不都是大人你的吗?”



  针金无法反驳,他低下头去,双手叉腰,口中不断喘着粗气,神情狰狞,时而愤怒时而犹豫。



  紫蒂接着道:“如果让他发现自己是假的,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大人,你觉得他会接受这个真相吗?”



  “还是会在发现大人的身份后,杀掉你,然后替代你呢?”



  针金顿时身躯一颤,满眼都是惊恐:“紫、紫蒂,你提醒的很对。这座海岛很危险,鬃戈很危险,但他更危险。”



  “隐瞒!我们必须继续隐瞒住!”



  紫蒂吐出一口浊气:“大人,不愧是你,你没有让我失望。历来胜利者都要背负外人想象不到的负担,承受他人所不能承受的压力,大人,你做到了。我们会成功的,我们会离开这里,我们会成为白沙城主,替身终究只是替身,将来有一天,他的消失不会被任何人察觉。没有人知道这个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只会称颂你,赞叹你所取得的成就。”



  “你说的对。”针金连连点头,旋即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歉疚,“也委屈你了,我的未婚妻。我刚刚的态度有点过激了。”



  “大人,你能理解我就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计划,为了我们的安全,为了我们的将来!”



  针金点头:“是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美好的将来!”



  ……



  抓住了蓝狗狐狼的契机,鬃戈公然挑战针金的权威,比试的内容就是各自率队侦查周围军情的成果。



  天刚亮,鬃戈就带着一批人开始侦查,而替身因为在昨晚苦训,正在补觉。



  针金早已吃过早饭,站在帐篷外,越等越焦躁:“这个该死的家伙,究竟要偷懒到什么时候?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如果放任鬃戈挑衅,我的权威会遭受击严重的削弱。”



  “太阳已经升起,还在睡,还在睡!”



  “不行,我得督促他,让他快点行动!当然……我不会亲自去提醒。”



  针金目光扫视,最终定格在白芽的身上。



  白芽涉世不深,很快在针金老辣的交际手腕下,说出了自己几乎所有的情报。



  “真是替针金大人担心啊。”针金叹息着,一脸担忧之色。



  “怎么了?”白芽好奇地问。



  针金微微瞪眼:“你不知道现在的局势很微妙吗?那个半兽人不怀好意,居然挑战针金大人的权威。事情是这样的……”



  很快,得知详情的白芽焦急起来。



  针金出现后,白芽连忙去拜见。



  “针金大人。”



  “天刚刚亮,鬃戈他们就带着一帮人出去侦查了。”



  “大人,我可是从小就在森林中长大的。现在或许还不能狩猎,但是在侦察这方面,我一定能帮助到大人您的!”白芽非常热情,主动请缨。



  中午的时候,针金率队回营地吃饭。



  针金愤愤不平:“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定都不清楚状况吗?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回来吃饭!赶紧给我侦查去啊!”



  他暗中告诉白芽鬃戈的努力。



  白芽忧心忡忡地向替身汇报:“针金大人,我们没有看到鬃戈他们回来。他们应该是带了食物,在外面吃的。”



  到了傍晚,太阳刚刚落到树冠上,替身已收队回营。



  白芽又禀告道:“大人,鬃戈他们还没有回来呢。他们是在拼尽全力了!”



  “都不容易啊。”替身感叹一句。



  白芽真的急了:“大人,我们也完全可以带着干粮,中午的时候继续侦查,不用为了往返营地浪费宝贵的时间。”



  “嗯,是个好提议,明天就这样做吧。”替身从善如流。



  “总算是开始努力了!”针金暗中松了口气。



  然后,他又感到一股憋屈,像是堵在咽喉里的一口痰,怎么吐也吐不出去,这种太难受了!



  “这个该死的东西,顶着我的名头,享受众人的称赞,还觊觎我美貌的未婚妻,占我的便宜!我还得要为他操心,暗中帮他?!”



  “天呐,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对于针金而言,这个体验真的实在是太糟糕了。



  ……



  在针金忧愁担心之后,替身拿出来完整的地图。侦查的成果完胜鬃戈等人的拼死努力。



  针金暗中找上紫蒂。



  “他怎么会有这样信息全面的地图?我的未婚妻,你可别告诉我,他是我主的神眷骑士,这是我主的恩赐。”



  针金质问紫蒂。



  紫蒂摇头,满眼茫然之色:“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这份地图的出现远远超乎我的意料。”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鬃戈挑战失败了,他输的很难看。”



  “不、不!”针金摇头,“这种苗头很不对劲!他正在脱离我们的控制!这样下去,会越来越危险的。”



  紫蒂纳闷:“我的大人,他不是一直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吗?的确,这种控制程度十分薄弱,但我认为,也能最大程度地让他拼尽全力啊。”



  “不,不是这样的。”针金继续摇头否定,脸色越发严肃和凝重,“我说的是趋势。他比之前,更加难以掌控了。”



  “为什么他会拿出那样信息全面的军事地图?就连兽群的规模都探查的一清二楚?”



  “他还胆敢用我主的名义,公然欺骗!”



  “我们是知道实情的,他一定掌握着我们不知道的手段和能力。”



  紫蒂点头:“大人,你所虑极是。他是兽化人,他能够自由掌控部分兽化。我猜测,这应该就是他取得这种侦查成果的手段!”



  “他究竟能兽化成什么?”针金逼问。



  “我不知道。”紫蒂道。



  “你不知道?!”针金瞪眼,满脸都是怀疑之色。



  紫蒂苦笑:“大人,他是定制的。军火商方面虽然答应我的定制要求,但也告诉我,其他的就不能保证了。就像人不能一边游泳,一边睡觉。按照我的理解,这应当是兽化改造人技术的局限。”



  “你的意思是,军火商也不知道他的具体能力是什么?”针金面露思索之色。



  “是的。军火商方面表示,能达到我们定制的标准,已经很不容易了。并且,大人你应该也知道,普通的兽化人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一旦激发兽化,就会狂暴发疯,屠杀最具备威胁的目标,没有队友的概念。”



  “因此,制造出来的兽化人,军火商不会彻底检测,因为一旦激发兽化,兽化人就报销了。”



  “替身能够部分兽化,并且自由控制,这是相当罕见的兽化人。”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军火商如果发现,恐怕会强制回收,不会卖给我们。至少,不会用之前的价格。”



  针金凝神望着紫蒂半晌,这才点点头,接受了紫蒂的解释,无奈地叹息一声:“看来,能得到他,也是我们的运气。”



  ……



  营地周围的情况探查得很清楚了,替身、鬃戈的竞争内容顺势改变成了剿杀兽群。



  采用紫蒂制造的烟雾,替身、鬃戈等人合流,对付最大的蝠猴群。



  这一战中,替身表现极为亮眼,弩箭几乎例不虚发,杀戮效率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就连鬃戈都为之侧目,心中感叹到底是百针家族的血统。他的箭术虽然也苦练过多年,但和替身一比,立即相形见绌。



  针金暗中较劲,也输了。



  “可恶!”针金暗捏双拳。



  不甘心之后是不屑的冷笑。



  “我在想什么呢?他是白银修为,我才是黑铁,输给他很正常啊。”



  “不过你再强,也不过只是我的替身。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战绩!”



  “改造他的军火商究竟什么来头?怎么能让他拥有这样强劲的箭术,居然胜过我这位百针血脉后裔?或许……改造之前,他本就是一位箭术超凡的骑士。”



  ……



  针金再次悄悄找到紫蒂。



  他直接开门见山:“我听说,有人做了一套鳄头锤尾蚺的皮甲,给了他?我也要!”



  紫蒂微笑:“大人,请你尽管放心。我早就记着呢,一定有你的装备。只是第一套,还是要给替身,毕竟他才是明面上的大人你啊。”



  “只要新的鳄头锤尾蚺皮甲制造出来,一定优先装备大人你。毕竟黑卷的身份,是我雇佣的佣兵。我当然会首先装备自己人,不是吗?”



  针金不由露出微笑,对紫蒂的回答感到满意。



  但旋即他又皱起眉头:“我听到消息了。替身昨晚居然捡了一个大便宜。收获了那头白银级别的蝠猴,还有一整支的飞鼠群。”



  “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紫蒂摇头:“地图是一个线索,我们已经确定,他拥有强大的侦查能力。或许正是这份侦查能力,帮助了他,让他恰好捕捉到了机会,趁着白银蝠猴和飞鼠群大战,从而捡了便宜。”



  针金叹息一声:“他越来越过分了,屡次用我主的名头行事。每天晚上他都会出去巡查,这很古怪。他身上的秘密不小。”



  “是的,大人你说的很对。不过,秘密再多,他还是被我们蒙在鼓里,不是吗?”紫蒂笑着道。



  针金也笑起来,眉头舒展了一些,点点头:“你说的对。”



  ……



  两只蓝狗狐狼率领的魔兽军团,开始进攻营地了。



  众人听到了替身的大声祈祷。



  “伟大的圣明大帝啊,我的神,我的主。祢的骑士将临战,将践行祢的教义。承蒙祢的恩赐,我全副武装。我穿上正直的腰带,勇武的护心镜,平安的鞋和救恩的头盔。然而,黑夜犹如迷雾,遮挡住我的视野。神啊,请赐予我明亮的双眼,让我看清敌势,让我引领众人,走向胜利吧!”



  毫无动静。



  “这个蠢货!”针金急得瞪眼,“你真以为自己是圣殿骑士了吗?居然敢玩当众祈祷这一套?!就算是团长,也不敢随意祈祷啊!”



  而鬃戈也认为替身失误的时候,替身忽然全身一颤,睁开紧闭的双眼,发出一声惊喜、意外的呼喊声,“我看到了!”



  针金立即转身,指挥众人道:“快,魔兽军团中有两头蓝狗狐狼。现在,它们已经分兵了。一头率领大部队,直冲营门。另外一头,则带领飞鼠群绕过来,想要攻打我们营寨的侧面。”



  针金呆愣之后,醒悟过来:“原来他侦查到了。他究竟怎么侦查到的?没看到他兽化啊?不,不应该兽化,就连部分兽化都不行。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他们会认为我针金是什么?”



  “但是今夜此战一定凶险无比!如果不兽化,会让我战败身亡的话,那还是兽化吧。”



  “之后,只有我站出来,挽回自己的声誉了。”



  然而,之后的战斗让针金大开眼界。



  看着替身大杀四方,针金意识到更多的东西:“我低估他的战斗力了!如果是这样,真的能和鬃戈抗衡的。难怪他之前这样有底气,害我白白担忧了这么长时间。之前侦查情报也是……这个该死的家伙!”



  因为地下沙虫的突袭,幸存者们陷入下风。



  “快跑!”替身急速奔来,对针金等人大吼。



  针金愣了一下,旋即连忙奔跑,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床弩。



  下一刻,地底破开,沙虫袭来,将床弩吞下,吐出无数碎片。



  针金一身冷汗,后怕不已:“差、差点我就要死了。我被替身救了?干得好!”



  中央木屋中躲藏着苍须、紫蒂等人。



  “紫蒂、苍须,快跑出来!”替身急吼,旋即起身向木屋奔跑过去。



  紫蒂、苍须等人一直在观测外界情形,他们刚刚也看到了地下巨虫,听到针金这声喊,没有任何犹豫,都打开门奔跑出来。



  地下沙虫再次袭空。



  针金大喜:“他又救了我的未婚妻!”



  他对替身大声建议道:“大人,营寨撑不住了。我们快突围吧!”



  替身摇头,并不气馁,眼前的困境反而更激发了他的斗志:“黑卷,你负责突围,护住紫蒂、苍须、木班、船匠等人的性命,他们非常重要。”



  替身超声波探查,发现地下巨虫又去袭击床弩。



  这一次,少年骑士没有扑空。



  他趁着巨虫吞噬床弩的时候,一剑深深地刺进巨虫身躯。



  巨虫竟然没有颤抖一下,好像被刺中的不是它,直接带着细剑银电,又缩回了地下去。



  “我,我的剑呢?!”针金傻眼了。



  “我的家传宝剑,我的银电啊!替身,你这个蠢货!!!”他在心中狂吼。



  “快突围吧。”紫蒂过来提醒。



  针金狠狠咬牙,比起剑,还是命更重要。



  营寨熊熊燃烧,大火冲天。



  紫蒂一脸担忧:“针金大人,还没有回来吗?”



  针金楞了一下,旋即意识到未婚妻在指替身,他的心中也很担忧。毕竟是他的替身。



  替身浑身浴血,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身负重伤的样子,让针金也暗中感慨:“太拼了!不过做的真的很好,你这个替身我很满意。”



  “借助火焰,我赢了蓝狗狐狼,但没能杀死它,让它跑了。”替身向众人交代道。



  “别说了,让我看看伤。”紫蒂来到替身面前,语气哽咽。她伸出芊芊细手,小心翼翼地探向针金的皮甲,想要将破烂不堪的皮甲取下来。



  替身却制止了她。



  针金无语地看着这一幕,拳头悄然捏起,心中十分吃味,又主动开解自己:“她只是在逢场作戏,假的,都是假的。”


无限血核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wuxianxuehe/,欢迎收藏
手机看无限血核http://m.szaol.com/wuxianxuehe/无限血核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无限血核》版权归原作者蛊真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明天子总裁宠妻无药可救系统派我来抗战东京道士从斗罗开始神级选择极品医圣百转飞仙我真的是反派啊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