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无赖|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雷的阴谋】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欲医天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强势索爱:帝少的千亿新娘都市绝武医神绝妃善类,拒嫁腹黑爷都市古仙医契约成婚:牧爷心尖宠入骨!丛林战神仕途巅峰
  玉玑子淡淡道:“我昆仑的秘酿,自然不同的。”

  忽然他就站了起来,呼的一掌就朝着小雷拍了过去,小雷微微一笑,他原本心中就有了防备,刚才一步步走过来,心中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此刻心随意动,离开就走起了消遥步法来。

  玉玑子一掌不中,忍不住夷了一声,道:“你这小子,法力微弱,这消遥步法走的倒是像模像样。”

  说完,袖子一挥,一柄长剑就从他袖子里射了出去!小雷知道厉害,手里早已经艹起了自己的菜刀,横刀在胸,挡了一下。

  叮的一声,小雷只觉得浑身一颤,拿着菜刀的那只手险些就没有拿捏住,幸好这两天他修炼炼神篇,已经颇有不俗的成就,法力虽然没有大进,但是内息稳固,元神灵体**,都是比往曰强了好几分,这菜刀才没有脱手。

  玉玑子微微一笑,道:“好个小子,看来倒是深藏不露。”说完,玉玑子笑了笑,那长剑再次飞了过来,只见剑光颤动,一道绵绵的金色剑网就洒了下来。

  这一下当头笼罩下来,小雷却是躲无可躲了,他无奈之下,菜刀圆圆一划,居然身子周围就一圈圈圆形的金光射了出来。那正是妙嫣当曰和轻灵子比试时候灵武出来的那个最强的防御法术了。

  原本这种法术虽然防御极佳,但是对于玉玑子这种绝顶高手还是无用的,可玉玑子何等身份?对一个逍遥派的门徒出手,心中根本没有放在眼力,不过出了三分力而已。只见那绵绵剑光笼罩而下,叮叮当当想个不停,却被小雷的防御法术尽数的抵挡住了。

  玉玑子这才笑道:“防得好,这法术不是逍遥派的,是谁教你的?”

  小雷早已经一步就往溪水退了去,玉玑子却身子一晃,就拦在了他的面前。

  小雷苦笑道:“喂,你说请我喝酒,我才过来的。现在怎么拦着不让我走了?”

  玉玑子淡淡道:“我说请你喝酒,却没说不对你出手的。现在你酒已经喝过了,也不能算我食言。我只说了只要你们一天不过河,我就一天不出手,现在你既然过了河,我自然就能出手了。”

  小雷知道自己决计不是这名列当世五方高人的昆仑掌门对手,眼看玉玑子面色冷漠,挡在自己面前,忽然就叫道:“喂,仙音,你再不过来,我可就要倒霉了!”

  眼看玉玑子又是一掌拍了过来,那掌看上去轻轻飘飘,仿佛没有半分力道的样子,可是小雷哪里那么笨?对方乃是堂堂昆仑掌门,一掌击出岂能没有力道?那是说什么也不敢硬碰的,立刻就脚下走逍遥步法闪过。玉玑子一掌击空,小雷身后的几颗大树却无声无息就变做了粉末,小雷心中大惊,口中连连大呼。玉玑子却收掌笑道:“你既然过了河,就回不去的。不如束手就擒,我念在逍遥派的面子,不伤你就是了。”

  小雷笑道:“你这昆仑掌门做的太也狡猾了,居然骗我过河。”

  玉玑子微笑道:“你自己过来的,可不是我骗你,现在你好好坐下,我自然不伤你。须知我刚才出手都是留情的,你若是再纠缠不清,我可就不留手啦。”

  小雷眼珠一转,大叫道:“喂,仙音,他可抓住我啦,难道你就不管了么?”

  玉玑子淡淡道:“仙音仙子中了毒龙草,就算活菩萨前辈给了她解药,没有三十六个时辰,她是恢复不过来的。”

  果然,那仙音身子一动,似乎想动,却颤了两下。

  小雷冷笑一声,缓缓口中长吟道:“……仙之道,避灵慧而走胎光,是为辟也,唯气而不行,唯法而不行,唯息而不行,是为非道……”

  他这一句,又是随口吟的逆天诀中的句子,那仙音原本却是还在行功,眼睛却是还没有复明,听见小雷被玉玑子困住了,她哪有不着急的道理?可是玉玑子说的没错,她眼睛还没有复明,而且自己伤还没大好,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玉玑子的对手。只是不敢过去出手,可是小雷居然在这个当儿说了一句逆天诀的口诀来,叫仙音如何不动心?

  她心中一热,立刻就把万般顾虑抛到了脑后去了。双掌一击地面,身子已经腾了起来,呼的一下就跃过了溪水,一掌击向了玉玑子。

  玉玑子早就听见声音,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一掌挥出迎向了仙音,口中却道:“仙音,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这却是你自己出来的,可不怪我了。”

  两人无声无息的对了一掌,仙音身子一晃,脸上煞气一盛,忽然人在半空之中,双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两只纤纤手掌,就仿佛一朵兰花一般,喝道:“小雷,你快过河去!”

  说完,身子呼的又朝着玉玑子扑了过去,她手指瞬间变幻了七八个手印,陡然间气势激增,玉玑子叹了口气,身子却缓缓后退了一步,这才一掌迎了过去。

  仙音这一击,却是仙山派妙字十四诀中的绝学,名字叫做“百花印”,学到高深处,双手手掌捏成各种花的印记,就能在掌力之中变化出各种不同的阴劲,最是适合女子修炼的。果然就看见仙音一掌出去,那带着一道五彩光芒,居然一时之间都把玉玑子压住了!

  玉玑子长啸了一声,声音仿佛龙吟虎啸一般,忽然他的袖子就在仙音的五彩掌风之下寸寸碎裂,可是却听见仙音一声闷哼,身子后退了出去。玉玑子冷笑一声:“仙音,你现在法力,纵然仙山派绝学再精妙,也不是我对手!”

  他身子一晃,已经贴了过去,一时间,就看见仙音人在半空之中连连变幻身法,可是玉玑子的双手如爪,点斩啄钩,仿佛一道密不透风的墙一样,将仙音笼罩在其中,任凭仙音如何躲闪,却始终无法逃出来,一步步逼迫,仙音却距离溪水越来越远了。

  仙音无奈,强行催动法力,轻叱了一声,她眼睛不能视物,听见玉玑子一击过来,居然只是身子一侧,却不躲闪,迎面一掌就呼啸而去,居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了。

  玉玑子却冷冷一笑,仙音立刻就知道不好,她一掌打空,就觉得后背一阵钻心的剧痛,忍不住又是喷了口血。玉玑子在她身后叹息道:“仙子,你双目看不见,更加不是我对手了。我刚才这掌只用了三分力,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仙音叹了口气,道:“好吧!”她身子软软坐倒在了地上。玉玑子长叹一声:“三清道尊在上,仙音仙子,我只是请你回去给我昆仑一个交待,不会太过为难你的。”

  说完,伸手就去按仙音的后心。可是他手掌刚刚按住了仙音的后背,忽然感到一丝寒气,心中一凛,却已经迟了半分!

  仙音忽然从地上一跃,身子暴起!也亏得玉玑子修为通神,身子一侧,就感到一道阴风从面前划了过去,眼看身后的一片草丛被这阴风击中,那花草无声无息,就此干枯了……玉玑子怒道:“仙音,你居然出手如此狠毒,须不怪我不留情了!”

  仙音却早已经借机身子往溪水那头就射了过去,口中冷冷道:“那也随你……啊!”

  她忽然惊呼了一声,就感到迎面一道寒气扑面而来,那寒气锋利异常,好像是什么锋利的兵刃一样!仙音百忙之中十个指头张开,催动法力,连连三道劲风射了过去,却也只是勉强阻挡了一下,那道劲风到了面前,她只来得及侧了头去,就听见嗤嗤两声,她一头长发就被削去了一截!那断发飞扬,仙音惊怒道:“小雷,你居然偷袭我!”

  小雷早已经退到了溪水对岸,刚才他眼看仙音就要逃脱,早已经捏着菜刀。他欺负仙音看不见东西,就站在溪水这头,忽然就用尽全力一刀劈了过去!这一刀可是小雷竭尽全力了,那是用的“百斩归一”!这种刀法和破山空一样,都是聚集全身的法力于一点!威力比平常倍增,仙音一个不小心,差点就伤在了小雷的刀下。

  可是她虽然躲了过去,却毕竟还是被小雷削断了几根头发,披头散发的,却无奈之中就倒退回了玉玑子的那一边了。

  玉玑子虽然奇怪小雷忽然对仙音出手,可是他动作却更快,眼看仙音退了回来,呼的就扑了过去,手里一道金光放了过去,在半空之中展开,却是一个金色的丝网!那大网罩在了仙音的身上,仙音立刻委顿在地,再也无力反抗了,只是口中却骂道:“好一个小贼!居然暗算我!!”

  小雷站在溪水对面,嘻嘻笑道:“仙音,如果不是如此,我怎么摆脱你呢?”

  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手里却捧着从玉玑子那里拿过来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笑道:“玉玑子,多谢你啦,我被这个婆娘抓住几天了,今天多谢你,我才得意脱身!”

  玉玑子面色阴沉,缓缓道:“好一个狡猾的小子!你刚才过河来,就是算好了仙音会去救你?你早就心中算计好了么?”

  小雷撇撇嘴,道:“那是当然,你这什么百花果酒虽然不错,但是也没好到让我拿自己去换的地步吧。说起来,还是你要谢我,如果不是我,仙音怎么会过河让你抓住?”

  玉玑子沉声道:“你小小年纪,就如此狡猾!仙音是你同伴,你居然都暗算她?”

  “哼,同伴么?我可不是这个婆娘的同伴,是她劫持了我,我才和她在一块儿的。”小雷懒洋洋道:“多谢你啦,现在这婆娘被你抓着了,我可松了口气,不过这个婆娘可歹毒的很,今后你惹上了她,也有你受的了。”

  玉玑子皱眉,道:“我不管你和仙音是不是一路的,你终究也伤了我昆仑弟子,不管如何,我也是一定要把你捉回去的。”

  小雷哈哈一笑,道:“那也随你的,不过你想我过河,由得你慢慢等吧!小爷我耐心很好,在这里有酒有肉,还有活菩萨前辈陪着我说话,就算在这里坐上一年半载,也无妨的!倒是你,昆仑掌门,你能在这里等上一年半载么?你捉了仙山掌门,还不赶快回去?这个麻烦可不小呢,有的是让你头疼的事情,哪里还有时间在这里陪着我这个无名小子耗时间?”

  说完,他坐在地上,又拿着葫芦仰头喝了一口,叹息道:“好酒!好酒!”

  玉玑子哭笑不得,算来算去,自己反而被小雷算计了一道,反而被人用来借刀杀人了。他想了想,沉声道:“无妨,我耐心也算不错,就在这里等上几天,也没什么。”

  仙音身上笼罩着一张大网,那网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仙音自从被网住了,就无声无息了。

  小雷又喝了两口酒,树林里忽然想起了活菩萨的声音来。

  “小子,如此美酒,怎么不请我老人家共饮?”话音刚落,就看见那活菩萨从树林里缓缓走了出来,看着小雷,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小雷嘻嘻一笑,把酒葫芦扔了过去,叹息道:“罢了罢了,现在我在你地盘做客,要靠你保护,舍弃点酒算什么。喂,活菩萨,想个法儿再弄点山鸡野兔来,咱们一边喝酒,一边吃肉,岂不是痛快?”

  那活菩萨接过了葫芦,刚要喝酒,却先对着溪水对岸的玉玑子道:“喂!玉玑子,这酒是这个小子请我喝的,可和你没关系!”

  玉玑子苦笑两声,作揖笑道:“无妨无妨,前辈尽管享用。”

  那活菩萨也当真法术奇怪,他口中吹了声口哨,立刻就从树丛之中跑出了几只野兔来,自己撞到了小雷面前,小雷一手拎起一只,笑道:“活菩萨,你这个法术倒是有趣的很,不如教给我吧。”

  活菩萨翻了个白眼,道:“你这小子心肠不太好,如果教你这种法术,恐怕这一山的生灵都是倒霉了。”

  小雷撇撇嘴道:“一样的杀生,你杀一个也是杀,杀十个也是杀,有区别么?你若是小气,不肯教也随你。倒是你,又像和尚又像倒是,却偏偏喝酒吃肉,还杀生,倒是奇怪了。”

  活菩萨微微一笑:“我老人家的事情,岂是你知晓的。”

  就在玉玑子面前,小雷大大方方在溪水里把野兔扒皮开膛,又在岸上生了火,烤了两只野味。眼看那野兔被烤得焦黄,香气四溢,那活菩萨忍不住眉开眼笑,道:“你这小子虽然心肠不太厚道,倒是烤得好肉啊!”

  伸出大手就抢过了一只,没命的啃了起来。

  小雷也不生气,淡淡一笑,道:“厚道不厚道的,那要看对谁了。我前两天以厚道待仙音,可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恩将仇报,如果我再对她厚道,那岂不是傻瓜了。”

  活菩萨叹了口气,道:“你这脾气倒是像极了他,唉,只是像他,却未必是什么好事情了……”

  (未完待续)
至尊无赖最新章节http://www.szaol.com/zhizunwulai/,欢迎收藏
手机看至尊无赖http://m.szaol.com/zhizunwulai/至尊无赖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至尊无赖》版权归原作者跳舞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那一场谍战风云清末之雄霸天下英雄联盟之齐巅大圣生活系巨星校花的近身王者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官门暖婚我真是老司机偷香高手我的徒弟都是主角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SZ中文在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